正文 一百八十五 失控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异界烽火录正文 一百八十五 失控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

    “这群牧狗,怎么就知道跑!懦夫!”

    牧库战场这边,牧风牧阔用刘策教导的战术不断率领麾下骑兵对库族蛮子展开“远程打击”,惹的库默狂燥不已。

    牧风牧阔两兄弟将八千牧族骑兵连分数个千人队,交错迂回包抄对库族侧面进行弓箭攒射,不与之正面接触,而只懂得一拥齐上的库族野蛮人只能一次次疲于奔命,往往一边即将追上,另一边的箭雨又铺天盖地的扑过来,一时损失惨重。

    “可恶!”库默见此情景气的不断破口大骂,“射,射死他们!”

    “噗!”

    牧阔倒挂马背反手一箭将一骑即将追上自己的库族骑兵射落马下,然后一个起身又是一箭,另一名库族士兵也应声而落……

    “嗖嗖嗖嗖……”

    半空中从各个方向掉落的箭雨如蝗,不断骚扰着库族蛮子的行进,作为回应,库族人也开始零零散散的以弓箭回击,但效果实在不甚明显……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库默总算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因为他悲哀的发现这么打下去,自己的战马不被射死也会被活活累垮。

    猛然间他看到牧族后方大阵多是步兵时,眼中一亮,大声吼道:“听我号令!全军直击他们本阵,一举击溃他们!”

    “嗷……”

    本就被牧风牧阔“风筝战术”折磨的快疯的库族士兵听闻库默喊声,齐齐狼嗥一声,立即放弃和牧族士兵纠缠,向刘策本阵气势汹汹地扑去。

    “来了……”窥镜里的刘策见到这一幕,轻笑一声,看了一眼身边略显慌张的许文静,然后策马来到了身后冀州义军阵前。

    眼见那些凶残的库族骑兵逼近,这些冀州义军眼中满是惊恐和迷茫,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后倾泻,大有一触即溃的势态。

    他望了眼这些刚收复的冀州新军,随后缓缓开口大声说道:“各位冀州兄弟!我知道你们现在很害怕,也知道你们现在很想转身就跑,因为我从你们眼中看到了恐惧!”

    那些冀州军队闻言齐齐看向这位刚成为自己主帅刘策,脸上写满了疑问……

    刘策接着说道:“但是你们别忘了!这片土地是你们的家园!是你们的根!你们是不是愿意看着胡奴在你们的土地家园上驰马纵横?你们的孩子妻女永世为奴为婢?”

    这支义军听到这些话,纵然眼中惊慌此时也露出了一丝不甘。

    “总有一天你们的孩子会成为胡奴的奴隶,一辈子沦为苦力,直至累死!”

    “总有一天,你们的妻女会沦为胡奴胯下玩物,夜夜啼哭,被当做牲口一样交易!”

    “总有一天,你们将一无所有,只能在屈辱之中浑浑噩噩渡过余生,一辈子活在胡奴阴影之下!”

    “这一天不会太久了,或许就会发生在今天!”

    冀州义军听到刘策这番话,一想到未来是这种结果,顿时浑身颤抖起来,不少人眼中不甘越来越浓,双目通红含着热泪。

    刘策见此情景,话锋一转大声吼道:“但是!这个局面可以改变!你们的孩子能活在和平安宁的环境下!你们的妻子可以在你们回家的时候,守候在家中等你一起对饮而座!你们将会成为他们心目中的英雄,令世人尊敬崇拜!相信我!你们可以改变这个毫无希望的未来!就在今天!”

    说到这儿,刘策拔出腰间环首刀,对天一立:“持起你们的刀刃!对准那群丑陋的怪物!用你们手里的兵锋将他们送下地狱,为你们的孩子,你们的妻女,更为自己杀出一个明天!同袍们!就让我们用生命做为代价!来证明我冀州子民,绝不会屈服在野蛮人的统治之下!今日过后,你们就是我刘策的兵!一支威震天下所向披靡的铁军!”

    “喝!喝!喝!”

    八千冀州义军在刘策一番鼓舞之下,神色坚决,不断挥舞着手中兵刃,看向那些冲来的库族骑兵已经不再感到害怕,而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

    “列阵!迎敌!”

    刘策一声令下,刚从汉陵运来装备的两千长矛手,即刻结阵上前,可怕的长矛密林般的对准了那些滚滚而来的蛮骑。

    “将军好手段啊!”

    一旁的许文静见刘策几段话就将这些原本惊惧交加的冀州义军给调动起来,令他打心眼里佩服,这种振奋人心的话他自认为是没有勇气说出口的。

    一万牧族士兵见冀州兵列阵完毕,齐齐向阵后退去,随后取下背后角弓搭上箭矢,瞄准半空就等一声令下,随时绷弦抛射而出。

    沉重的马蹄声越来越逼近,整片大地仿佛都在为之颤抖,不断拷打着冀州新军和牧族士兵的内心。

    “放!”

    “飕!”

    一声凄厉的天鹅哨响起,下一刻数千支黑蝗腾空而起,遮天蔽日向库族骑兵所驰方向攒去!

    “噗噗噗……”

    “吁……”

    随着一声声箭镞入肉声响,正在疾驰的库族骑兵在这一轮箭雨之下瞬间连人带马倒下一大片。

    在骑群中的库默见到此情此景,立马感到一丝寒意浮上心头,他目前的注意力依旧集中在隐藏在冀州军中的牧族人,至于那些冀州士兵?他根本没放在眼里。

    “勇士们,继续冲过去,把这群冀州奴隶和牧狗一并全部碾死!”

    “嗷嗷嗷……”

    野兽般的嚎叫在库默的言语刺激下响彻荒野……

    “不好!将军有危险。”牧风一见这情景立马大喊一声,“全军听令,立刻追击,从背后射击!断不能让他们冲入本阵!”

    牧族士兵即刻拨转马身向库族蛮骑后方追击而去。

    “挺矛!”

    冀州军阵前,刘策一声令下,二千长矛四百一列,在拒角阵前齐齐斜压成45°角,对准了即将冲上来的骑兵。

    “放箭!”

    就在这时,库默一声令下,蛮骑中顿时有千余支箭矢抛射向严正以待的长矛手。

    “竖盾!”

    早有防备的刘策一声令下,在每排长矛手间距处待命的牧族士兵,立刻将盾牌举到他们头顶。

    “笃笃笃!”

    库族这一波箭雨下来,收获可以用惨淡来形容,仅数十几名长矛手和牧族士兵被射中倒在地上……

    “可恶!”

    眼见这波箭雨成效甚微,库默气恼的骂了一声,只能无可奈何地下令继续冲杀过去。

    刘策一刀扫落一支扑面而来的箭矢,冷笑一声:“和呼兰人对战中犯的错误我怎么可能再犯第二次?野蛮人,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等有一天精铁板甲问世,你们的弓箭就只能成为装饰品了!”

    “噗!”

    “唏律律……”

    坚固且粗长的拒角一下子洞穿了数名蛮骑疾驰战马身躯,强大的冲击力将马背上的骑兵甩至半空,一头扎进前方长矛阵中,被捅穿好几个窟窿死的不能再死了……

    “吁……”

    锋利的矛尖刺激了战马神经,无数冲锋的马匹在即将碰到长矛一刹那,硬生生停了下来。

    “刺!”

    刘策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当即一声令下,无数长矛毫不留情的从拒角阵后的士兵手中狠狠探出,将马背上的库族野蛮人捅出一个个窟窿……

    “噗噗噗噗噗噗……”

    一连串的长矛入躯,成排成排的蛮骑全部被捅落马下,不少人眼中满是不甘,万万没想到会死在自己最为瞧不起的周人手中……

    “嘭……”

    一声巨响在长矛阵中响起,从后涌来的库族骑兵一下子将拒角阵前的战马连同自己也一并撞入拒角阵内,其中一匹战马更夸张的是整个都被撞向半空,落地之时竟扬起一阵干硬的沙石,顺带压倒了一片冀州士兵和牧族人。

    “冲开拒角,将这群卑微的冀州奴隶全部踩死!”

    库默愤怒的声音在战场上呼啸响起,下一刻,之间几条带有铁钩的绳索拉住了拒角,随着一阵马蹄远去,阻挡在长矛阵前的拒角立马缺出一道口子来。

    “冲进去!”

    眼见拒角少了一块,库默再次怒吼一声,下一刻无数蛮骑争先恐后的向缺口内挤去……

    “蠢货!”

    刘策本来还担心这群胡骑会把拒角全部搬开再进行冲锋,这样的话他心里也没底这支没经系统训练的冀州军能不能抵的住骑兵冲击,毕竟他们还不是自己的精卫营,有着崇高的信仰和铁一样的意志力。

    可现在这情况,刘策笑了:“一道缺口就不要命的冲,好啊,这么急着找死么?成全你们!”

    “钩镰枪!”

    “喝!”

    见蛮骑冲进缺口,原本密集成型的长矛手立即分立两旁,给那些蛮骑让开一条道路。就在蛮骑冲入之际,从长矛手腿部鬼魅般地探出一条条刃边带有长达八寸有余的倒钩长枪,伸入疾驰的马腿之中……

    “嘭……”

    “吁……”

    在钩镰枪手用力一拉之下,一条条马腿带着飞溅的血液,连同马背上的蛮骑一道甩落马下,下一刻伴随凄厉的喊叫声,无数刀斧活生生将他们身躯砍的血肉模糊……

    “这……这……”

    库默万万没想到冲进去的几十骑眨眼之间就已经倒在血泊之中,死状凄惨,一时惊的说不出话来。

    “噗……”

    杀戮仍然在继续,一名冀州兵一矛将拒角前的骑兵扎穿胸膛,再拔矛尖时,由于矛头深深嵌入骨头,一时竟无法顺利拔出,结果连人一块被拉扯进长矛阵中,再次被捅成马蜂窝……

    “杀光这群野蛮人!”

    眼见库族人死伤惨重,没了以前那种凶残气息,冀州军中多年来遭受的怨气和屈辱在这一刻彻底爆发,不知谁喊了一声,下一刻无数冀州军士兵迎着震惊无比的库族人齐吼着冲出拒角阵向他们杀去。

    无数库人还未来的及反应过来就被拉落马下,让愤怒的冀州士兵撕成碎片。

    “杀进库族大营,灭他全族,老子要把他们的女人全都睡个遍!”

    “嗷嗷嗷……”

    这时的冀州军情绪已经完完全全失控了,不顾一切向库族驻地跑去……

    “撤!撤!”

    库默见此立马下令撤退,连同周围的牧族士兵都看呆了,这些还是温顺的冀州子民么?怎么现在感觉比自己还可怕。

    “抢粮抢钱抢娘们儿!弟兄们!去把他们的男人孩子全杀光,轮到老子给他们女人播种了!”

    “哈哈哈……嗷嗷嗷!”

    刘策望着那两千多已经疯癫的冀州士兵,眼神阴冷异常。

    许文静见刘策如此,悄悄在他耳边劝道:“将军,千万别阻止他们,他们多年的怨恨需要发泄,由他们去吧!”

    刘策冰冷地看了一眼许文静,然后再看着身后静立的五千冀州兵和上万牧族士兵,眯着眼睛说道:“我接手冀州军时说过什么还记得么?首条就是禁止奸**孺,更何况库族奴隶中还有多少是大周女子!如今仗还没打完就敢不遵号令擅自离阵!当我的话不存在是么?行,军法从事!”

    许文静心下一惊连忙说道:“将军,事后就让他们尽一次性吧,您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不知道……”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异界烽火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异界烽火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界烽火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