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二十九 惊变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异界烽火录正文 一百二十九 惊变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

    “陈庆!你醒醒啊!”

    “陈营……”

    封愁年和麾下将士见陈庆没了动静立马嚎哭起来……

    “你们都先别急着嚎丧了行不行!”就在此时,聂磐大吼一声,“陈营还有气!只是昏过去了!我觉得他还能再抢救一下,先他娘的别嚎了行不行!赶紧去找叶先生!快!快啊!你们再傻站在这里鬼哭狼嚎的,陈营就真得升天了!”

    众人一听,立马止住了哭声,几名士兵立刻将手探到陈庆鼻子点,果然还有微弱的呼吸,立马来了精神……

    “快!加快脚程,赶到叶先生地方去……”封愁年大喝一声,立刻再次跑动起来……

    “呃……”

    督军卫这边,正在前进的刘策突然被一名胡骑掷出的马套给套住了脖颈,顿时他感觉脖子一紧,有种要被拽飞出去的感觉。顶 点 小 说 X 23 U  OM好在精铁打制的颈甲很好止住马套近一步紧缩,否则刘策知道就算不被拽落马下,也会被活活勒断脖子而死。

    刘策一手抓住套在自己脖子上马套的缰绳,然后用力一拉,顿时那名投掷马套的胡骑立即就滚落马下,被刘策整整拖行了好几十步。

    “嚓……”

    眼见那名胡奴不肯松手,刘策连忙从马鞍边上拔出一把短刀对着缰绳用力一挥,套马绳子就应声而断,顿时感觉脖子一松,呼吸也顺畅了许多。然而,就在此时又有一名矮壮丑陋的胡骑挥舞着链锤,向刘策这边疾驰靠近……

    “嗯?”刘策面甲后的双眼露出一丝精光,只见那名胡骑突然将手中链锤朝自己胸口飞掷过来……

    “嘭!”

    这一击来的太过迅猛,避无可避之下,刘策只能一拉马缰侧身一闪,用肩膀上的甲胄硬生生挨下这重重一击,顿时肩胛处的甲叶一阵飞溅,整个右臂肩甲全部被砸裂开来……

    下一刻,剧烈的疼痛和酸麻传遍刘策身上每一条神经。他咬着牙,死死拉着马缰极力保持身形稳定,不让自己被这股重击掀落马下,面甲瞳孔处两道寒光紧紧盯着那名对自己造成重创的胡人,缓缓迎了上去,而那名胡兰人见刘策没有被自己这一重击掀落马下也颇感意外,于是拔出弯刀吼叫着策马杀了过来。

    “当!”

    “嘭!”

    就在两骑错身那一刹那,刘策用尽全身力气忍着剧痛,迎着弯刀发出的夺命寒光,抬起左臂一拳砸向那名胡人胸膛。只闻一阵金属接触摩擦,弯刀刀刃和刘策手臂上的厚重臂铠重重滑过,在一片火花闪耀之中,刘策的带着锁甲的拳头狠狠砸在那胡骑胸口,但见那胡骑胸口的皮甲顿时凹了进去,整个人从马背上飞了起来,嘴角带出一股黑褐色的液体落入骑群之中……

    “呼……呼……”

    刘策不断喘着粗气,他感觉自己现在真的已经快到极限了,右臂酸痛的根本抬不起来,只能搭在马鞍上等酸麻劲过去……

    “吁……”

    同时刘策身后一阵战马急促嘶鸣声,随后感觉到仿佛又有十几倒在前进的路上……

    “就差最后一刻了,挺住啊,刘策,你一定可以的!”眼见那殷红的白袍越来越近,刘策强撑一口气不断告诫自己不能倒下,身后不远处紧紧跟随的精卫图腾早就被飞溅鲜血再次洗礼了一遍,旗角一处还在滴淌着鲜红的血液……

    “是将军!将军来了!”

    庆字营将士见到那杆血红的大旗,精神立马更为之一震,立刻策马迎了上去,督军卫和庆字营终与顺利合并成在了一起。

    “庆字营副将,傅云骁见过将军!”一名浑身浴血的年轻将领,策马来到刘策身边对他行了礼。

    “陈庆人呢?”刘策问道。

    “陈营他……”傅云骁顿时脸上呈现悲痛之色,随即鼓足勇气说道:“陈营被胡寇流矢击中,恐怕……”

    说到这儿傅云骁不再说下去,刘策一听,面甲后的脸庞不住抽动,不过没多久就对傅云骁和周围数百骑兵大声说道:“现在开始,庆字营暂由我指挥,全军听令!”

    “请将军吩咐!”傅云骁和他旗二百骑兵齐喝一声。

    刘策满腔怒火的说道:“紧跟我的大纛,直捣胡奴中军!随我诛杀楼那千!”说完,他再次率先冲了上去,傅云骁旗下二百多名将士和督军卫一百四十名骑兵吼叫着紧随其后……

    “陈庆,我刘策给你报仇!你放心我要让眼前这群畜生全部给你陪葬!”

    此时刘策心中热血在燃烧,听闻陈庆噩耗,双眼锁定住了前方胡奴楼那千部的大纛,随后缓缓解开了左胯下得扣子,那根长达四米,刃长过一米,重三十六斤的槊矛已经提于刘策左手!

    “就让你们这群畜生看看什么叫风卷残云,一骑当千!”刘策面甲后的神情此时已经彻底扭曲起来,面对一名侧身而来的胡骑,刘策借助马镫之力整个人站立起来,抬起酸痛的右臂抓住槊杆用力一扫……

    “噗……”

    一声清脆的响声一闪而逝,只见之前那名胡骑的头颅已经被活生生削去半个了……随后又是一阵金属刺躯的回音,一名正准备投掷马套的丑陋胡骑双目圆睁,只见他整个左胸已经被锋利槊矛捅没了,只余一股血肉从体内向外飞溅……

    “啊!”

    刘策槊矛挥扫所过之处,凄嚎遍野,留下一具具死状恐怖的尸体,余者无不是闻风丧胆,疾驰战马夺命而去,再也不敢回身与这群可怕的骑兵交锋……

    “败了!败了!”楼那千望着四下逃窜的呼兰人,顿时疯叫起来,“真是没想到啊!我呼兰勇士纵横远东十数年,没想到今日会遭逢如此惨败!”

    身旁突勒对楼那千说道:“族长,快走吧!那些白袍骑兵还在向这边冲呢!”

    “唉!吹号传令全军,回转巫山镇!”楼那千知道现在再想组织起那些勇士反击无疑痴人说梦了,只有先回转巫山镇再做打算。

    “呜~”突勒吹响了犀牛角号,顿时那些仍在和精卫营死磕的呼兰人立马齐齐丢掉手中兵刃弓箭,快马加鞭,向巫山镇玩命似的逃离而去,之前的血战其实早就将他们意志力给削磨殆尽,如今好不容易听到号角,如蒙大赦一般,自然战心全无只顾自己逃跑了……

    “唉~这下糟了!”左翼处,图塔见楼那千吹响了撤退号角,顿时心中一惊,“勇士们战到现在全靠一口气吊着,现在这号角一响,气就全泄了,族长糊涂啊!”说到这儿,图塔重重叹了口气……

    “图统领,你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身后几名胡奴见图塔这么说,立刻向他询问道。

    图塔冷笑道:“还能怎么办?角号既已吹响,只能即刻撤回巫山镇!走左侧,不要靠近那些骑兵和步阵!”

    ……

    “楼那千就这么败了?”远处山坡上,科穆尔看着下方满山遍野溃逃的呼兰骑兵,顿时眼神变得异常冰冷,此时的他对自己族长哪还有半分尊崇之情?

    “科穆尔,我们要不要去接应族长?”身边一名狼骑士兵对科穆尔说道。

    科穆尔不屑道:“族长?你看他现在还是我们的族长么?我科穆尔会认眼前如此狼狈的人当我族长么?听我号令,狼骑营即刻回转巫山镇!”

    “嗷嗷嗷~”

    身后近百狼骑胡奴和之前多延、特让两部残存的四五百人齐吼一声,向巫山镇方向行去……

    转眼间,由于这阵号角,科穆尔和图塔两支队伍就提前离开了战场,瞬间在战场上的局势彻底发生了扭转,在督军卫和庆字营不停追杀夹击之下,楼那千部伤亡惨重。

    “嘭!”

    “吁~”

    刘策胯下的战马再也承受不住连续的冲撞,嘶叫一声倒了下来。刘策将槊刃往地上一戳,借助槊杆弹性,总算没有倒在地上,但是由于手臂过于用力,右肩伤口处顿时感觉更加疼痛了,他咧牙呲嘴冷汗不断从面甲内滴落下来……

    “呼呼呼……”

    他喘着粗气,冷眼盯着远处渐行渐远的楼那千,猛然间他将手中槊矛斜立地面一侧……

    顿时一阵巨响传来,刘策身后一名胡骑顿时连人带马倒落在地……

    “傅云骁!给我把楼那千的大纛取下来!”

    听闻刘策大喊的傅云骁,二话不说继续加速带着麾下向前方胡奴冲杀过去……

    “族长,身后那些白袍骑兵不肯放过我们啊!一直在紧追不舍……”

    听闻亲卫这般说,楼那千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只见那一袭袭血红的征袍离自己是越来越近……

    “我麾下的勇士就没人敢去抵挡断后么?”楼那千对身边一道逃跑的勇士说道,“谁能阻止身后军队进攻,回去后本族长奖励他黄金万两,奴隶一千,美女一百名,外加族中第一勇士称号!你们谁愿意去!”

    然而此时这些胡骑早就被吓破胆了,对楼那千的许诺根本没任何的兴趣,封赏固然厚重,但和小命比起来那真的不值一提了。

    “难道我罗津部就真的没一名敢替本族长排忧解难的勇士么?”楼那千悲哀的发现这些平日里万分尊敬自己,口口声声说愿意为自己去死的族人,此时却只顾着自己逃命,完全不把他说的话放在耳边……

    “谁能阻止身后骑兵,本族长赏……呃……”

    楼那千正待再说,却发现自己胸口出现一柄半月形的弯刀,他满脸不可置信地向身后望去,只见突勒的脸上浮现一丝彻骨的凉意。

    “为什么……你……”

    “呵呵……”突勒说道,“族长你不死,族内众勇士今日就全会命丧与此,因此您的仆人为了罗津部未来着想,只能委屈您了,只要族长的大纛一倒,尸体留给身后的白袍骑兵,那么!今日我们就能平安离开这里。”

    ……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异界烽火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异界烽火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界烽火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