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一十二 出征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异界烽火录正文 一百一十二 出征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

    九月初一,汉陵,寅时时分。顶 点 小 说 X 23 U  OM

    封愁年早早就已经起床洗漱完毕,在妻子卢氏的帮衬下,正在穿戴他那一身沉重的盔甲。

    “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好好打理打理,让你下面将士看到这幅模样还不笑话咱……”

    现年十九的卢氏一边替封愁年系好甲带,一边不住埋怨着,而向以凶残暴戾著称的先锋营指挥使,此刻却温顺的如同一只兔子一般,任由卢氏摆布拿捏。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求求你别说了,都说一整夜了还没说够么?我听的耳朵都起茧了……”封愁年被卢氏讲的满脸尴尬,杵在原地不敢动弹,望向她眼神满是求饶之态。

    卢氏一听,将一条绑在封愁年肩上的铁甲护带重重一拉,然后说道:“怎么?才成亲几天就嫌我嗦?这以后日子还过不过了?告诉你年糕,你别想甩掉我,这辈子都别想!从我和你成家第一天起,我就吃定你这块年糕了。”

    封愁年用手挠挠自己光溜溜的头顶,嘿嘿笑了声,对卢氏说道:“是是是,我封愁年算是栽在你手里了,你这几天还没吃够么?”

    卢氏一听顿时俏脸一红,轻轻拍了他一下胸前甲叶,轻启朱唇说道:“臭不要脸,没个正经……”这三日来卢氏可是近乎疯狂地缠在封愁年身上不断榨取他一切精气神,好像要把自己和他融为一体般,把身体一向强健的封愁年都搞的连连求饶,恨不得马上跑回军营。

    当一件青灰色的袍子覆盖在封愁年身上的铁甲时,整套铠甲已经穿戴完毕,封愁年来到刘策送的穿衣镜前,仔仔细细望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转身对怔怔望着自己的卢氏柔声说道:“那……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

    言毕,封愁年来到门口,正准备去拉门栓,卢氏突然上前一步,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封愁年。

    “年糕,你一定要回来,知道没?我哪都不去,就在家里等给你给你祈福,没我的允许,你不可以死,也不许你死,不准你丢下我一个人,你听到了没……”

    说着卢氏已经满脸泪痕,眼中的热泪再也忍不住,随同压抑许久的情绪,此刻一道爆发开来。

    封愁年此时心中一阵颤动,双手紧紧握住卢氏环在自己腰间的纤纤细手,忍住想哭的冲动,重重点了下头……

    卯时时分,庆字营大帐内,陈庆此时正望着挂在门口的甲架上盔甲怔怔地发呆,不多时就有两名亲卫走近帐中站在他身后等候给他披甲。

    “人都到齐了么?”陈庆沉声问道。

    一名亲卫回答:“此次出征八百七十三名将士全数到达营中待命,请营旗使指示。”

    陈庆点点头,闭目沉思片刻,说道:“替我披甲!”

    两名亲卫即刻来到甲架前取下那套属于营旗使的将甲,来到他身边,开始替他穿戴起来。而陈庆耳边却不断回荡着刘策的话语……

    “这次我们面对的敌人非常凶悍,他们很强,强的令人窒息,强的令人恐惧,强的整个远东都为之颤抖不已……”

    亲卫已经将盔甲穿戴在陈庆身上,正在拉紧各结合处的甲带……

    “这也是我精卫营将士所面临的最大挑战,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家园不被胡奴侵犯,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妻儿不被屠杀掳获、沦为胡人的奴隶!就看诸位将士有没有这份胆识和勇气!”

    陈庆缓缓伸出双手,亲卫将精铁打制的臂铠重重套上……

    “很多将士会死,很多妻儿将失去自己的依靠,但是!我精卫营就是要用自己热血告诉那群愚昧落后的草原部族!只要我精卫大旗一天不倒!就休想再染指我远州治下一寸土地!只要我精卫营还有一名站着的将士!胡奴就休想欺凌我远州一名百姓!”

    陈庆的铠甲已经穿戴完毕,随后亲卫将一件雪白的衣袍捧在手中来到陈庆身边……

    “今天,就让世人都知晓!在远东!有一支天下间最强悍的军队,敢于挑战凶名赫赫的呼兰铁骑!今天,就让全天下的百姓都知晓,我精卫营!无惧任何艰险,敢于孤军奋战!让我们迎着初升的那一抹骄阳,共同开赴战场!用自己身上的长矛盔甲,用自己胯下战马,让所有敢于阻碍你们前行的敌人闻风丧胆!”

    陈庆猛的挥手甩开那袭白袍,只见那白袍一阵旋转,最终落在自己身上。

    “白袍!既是战袍,也是丧服!生时护体,死后裹身!就让我陈庆以这袭征衣来助我精卫营填平乱世,踏破胡骑!”

    ……

    “夫人留步,前方就到军营了……”秦墨在自己夫人和子女的陪伴下来到城外大营之前,出声提醒道。

    琴娘替秦墨紧了紧他的披风,说道:“相公,你去吧,琴娘知道你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多年了,我会和孩儿在家中等你们凯旋归来。”

    秦墨神色坚毅,握住琴娘的双手说道:“琴娘,多谢你……”

    琴娘说道:“相公你赶紧去吧,别错过了出征校阅!”

    秦墨点点头,刚转身却又被琴娘叫住了。

    “相公,这是我在庙里给你求来的平安符,你且带上吧……”说着琴娘将手中一块折叠好的护符交到秦墨手中。

    秦墨接过护符揣入自己的怀中,对琴娘温声说道:“回去吧,等我回来……”

    琴娘点点头,拉过秦毅和秦芸对他们说道:“来,跟你们的爹爹告别,你们知晓么?你们的爹爹将要去做一件造福万民的大事,等他回来的时候,你们就不用再活在恐惧之中了。”

    秦毅和秦芸来到秦墨跟前,齐声说道:“儿子(女儿)恭送爹爹,祝爹爹旗开得胜,凯旋而归!”

    秦墨嘴角一阵抽搐,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然后将他俩拉入自己怀中,嘴里不住说着:“好,好,好……”

    ……

    校阅台前,九千即将出征的将士整齐地立与空旷的广场之上,等待精卫营主帅刘策的到来。

    就在众将士肃立等待之际,但闻一阵鼓号响彻,刘策踏步来到了校阅台上,下方精卫营将士立刻精神一震,眼中精光闪烁,望向刘策满是崇敬的神情。

    刘策此时一身铁甲,身后暗红色斗篷迎风飘展,他扫视了一眼台下整装待发的将士,深吸一口气,接过身旁亲兵递过来的铁皮扩声器,对下方将士大声喊道。

    “胡奴残暴,擅开兵戈,欺我同胞,毁我家园,今我刘策奉苍而至大周!将义兵,行天诛,寇敢持兵杖凌我者……”

    说到此处,刘策眼中烈焰炽盛,逼人地精光扫向台下大军,大吼一声:“必戮!”

    “必戮!必戮!必戮!”

    台下声浪滔天,一浪盖过一浪,九千精卫营将士同时爆发出了令人血脉膨张得怒吼!

    见此情景,刘策大手一挥:“精卫营!出征!”

    “喝!喝!喝!”

    “呜呜呜……”

    校场内声号齐鸣,响彻整片汉陵上空,精卫营出征的将士踩着整齐的步伐缓缓走出大营,迎着初升的骄阳,开赴远东的战场!

    营门外,无数将士家属守在道路两旁,静静望着出征的大军,努力从人群中找寻自家男儿的身影。随着大军不断前行,他们也一道跟着向军队远行的方向簇拥而行,直到被守在汉陵的将士拦下为止……

    ……

    远州城总督府内,姜浔望着一堆各地求援的文书,不由一阵烦躁。二万多呼兰骑兵在远州地界如入无人之境,疯狂的劫掠一切可见的人口物资,粗略计算各地百姓已有三十万死与胡虏屠刀之下,百余庄园小镇被夷为平地、付之一炬,财产损失简直就是笔天文数字。而且更重要的是情报显示有近五十万百姓和海量钱财物资正被呼兰人押送着向巫山镇进发……

    “步渊这个废物,属地内不过五百胡兵,自己麾下两万人竟是犹自躲在高墙后看着他们四处劫掠,还有脸问我求救兵?”

    “王海盛这个混账东西,身为师旗,麾下八万兵马,却被三千胡骑给逼的只能躲在凌州城内!还求援?简直蠢的跟头猪一样!”

    “还有这宋景浩怎么搞的,七千守军对兵临城下那一千胡兵闭门不战,还敢自比李宿温?简直可笑至极!”

    “我远州无人可用,当真无人可用!一群饭桶啊!”念及此处,姜浔双手一挥,将桌案上一堆文册重重扫落地面,显是气坏了。

    “不好了老爷!”

    就在此时,姜浔的管家跌跌撞撞的冲进总督府,由于情急,连摔了两个跟头。

    “又怎么了!”姜浔本就心烦意乱,此时见管家这幅德性,更是不耐烦的冲他大声怒吼道。

    那管家也不管姜浔发火,焦急的说道:“不好了,老爷,小姐……小姐他……”情急之下那管家话都说不出来。

    “她怎么了?说!”姜浔见管家提及自己女儿,不由心中一颤,一股不祥预感油然而生。

    管家喘了口气说道:“小姐她与前日就不见身影,老奴找遍整个远州角落也没发现她的踪迹!”

    “你说什么!”姜浔一听,顿时如同五雷轰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为什么不早来禀报!你们干什么吃的?废物!”

    那管家说道:“老奴也是昨日才发现小姐不在闺房之中,前日老奴见她提着一些盒子,以为她去接济城内流民也没在意,毕竟姜小姐历来如此……”

    “别扯这些没用的,她去哪了?人呢!”姜浔没兴趣听管家一堆废话,而是直切重点。

    管家见姜浔大怒,冷汗不住从额头滴落,战战兢兢道:“老奴方才从外城守将处得知,姜小姐和她的贴身侍女那日已经出城向巫山镇方向去了……”

    姜浔一听差点晕过去,外面那群野蛮人正在各地疯狂肆虐,自己女儿如果被撞见,那下场简直比薛如鸢还要凄惨百倍不止,更不用说胡奴云集的巫山镇,于是忙道:“怎么可能!我五天前不是下令禁止任何人出入么,那些守卫干什么吃的!我要杀了他们!”

    管家忙道:“老爷,不怪那些守卫将领,而是小姐她出示了您的手谕,这才放行的……”

    “手谕……”姜浔怔了怔,猛然想起那日姜若颜来过自己大厅,好像取走了什么东西,由于自己当时忙于公务,也没在意。

    他立刻起身翻箱倒柜地找了一遍,果然自己的出入令不见了。

    “完了……”姜浔顿觉浑身无力,双目呆滞,此时自己女儿外出恐怕凶多吉少,一旦落入呼兰人手中……姜浔真的不敢再想了,那简直就是生不如死啊。

    “报……”

    就在此时,门外亲卫冲进总督府内……

    “什么事……”姜浔此时精神萎靡,对亲卫的话毫不在意。

    亲卫激动地说道:“大人!精卫营刘策……他出征了……”

    “知道了,下……什么!你再说一遍!”姜浔本已萎靡的神情顿时一震,起身来到亲卫身边,大声确认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那亲卫吓了一跳,但出于本职,还是继续重复道:“探马来报!汉陵精卫营率大军九千有余,已与昨日踏出属地,正在向巫山镇方向前行!”

    “嘶……”姜浔一下瘫坐在地,满脸的不可置信,“这刘策,当真……如此有胆识……那可是两万奴骑啊……”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异界烽火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异界烽火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界烽火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