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一百零二 芳心颤动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异界烽火录正文 一百零二 芳心颤动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

    “这……这是什么怪物……”

    乱兵阵前,刚排列完毕的各处官兵见到几十步外铁蹄震震,人马具甲的骑兵时,感觉那马蹄声响把自己的灵魂都快给敲碎了,整个脑海中一片空白……

    “唏律律……”

    刘策一马当先,四米长的槊矛平放在左侧马身,用皮扣死死固定枪杆,长达一米的枪刃散发着夺目的寒光,远远望去,人骑一体如同一尊地狱窜出来的死神即将收割一切可见生灵……

    在刘策身后,五十六骑重装铁骑紧随跟随,所过之处掀起阵阵黄沙,唯有腥红的精卫图腾在马速冲刺下,被风吹的啪啪直响……

    “射……弓箭手……射啊!”罗青山此时感到从灵魂深处传来了刺骨寒意,撕心裂肺地嚎叫着让弓箭手企图阻止眼前的怪物逼近。顶 点 小 说 X 23 U  OM

    “咻咻咻~”

    近千弓箭手慌张地射出手中箭矢,一时间漫天的箭雨落向前方不足五十步的铁骑身上……

    “叮叮叮……”

    箭镞撞击金属的声音不断回响在督军卫铁骑之中,冒出阵阵火花飞溅,沉重冰冷的铁甲无视射来的箭矢,将他们纷纷弹开,一轮箭雨下来,眼前五十多骑尽无一人落马。

    “唏律律……”

    铁蹄阵阵,嘶鸣地马啸愈来愈逼近乱兵前阵,那可怖的面甲后传来的夺命气息不断刺激着这些装备简陋士气低迷的乱军。

    “呃~”

    此时,一名最前排的乱军士兵承受不住这股逼人的气势,轻呵一声,口吐白沫,重重的倒了下去,竟是直接被眼前马蹄声响活活震破心胆而死。

    “啊……”

    在督军卫的铁骑不到三十步距离时,乱兵前阵的弓箭手顿时嚎叫起来,立马丢掉手中步弓,转身向身后挤去。与此同时,手持盾牌的刀盾手也是目露惊恐,眼见铁骑逼近,双腿不住打颤,纷纷将头埋进盾牌内侧,试图以此驱赶那心中的恐惧……

    “顶……顶……不要……乱……”罗青山此时整个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不停地开始颤动,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这种前所未见的重装铁骑让他全身上下的神经不住跳动,鼻孔里甚至渗出了鲜血……

    “虎……”

    不到二十步,刘策手中的臂粗般的骑枪已经缓缓压下,随即而来的是身后五十六骑和剩余督军卫将士也纷纷将将骑枪端平,夹在腋下,经过精养的战马体力充沛,此时已经将马速提升到了最快的地步……

    “方竞,你给我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必须要紧紧盯住将军的大纛!将军万不可有闪失!知晓了么!”后方六十步外,怀字营紧紧追随在铁骑之后,杨又怀心念刘策安慰,对一旁的方竞下了死命令。

    方竞道:“营旗你放心,我一定死死盯紧将军,将军对我等恩重如山,方某就是拼了性命也要保他无忧!”

    杨又怀紧张地点点头,随后又恼道:“陈庆、楚子俊这俩混蛋为什么不阻止将军?怀字营!加速前进,保持阵列完整!”

    “喝喝喝!”

    怀字营一听,顿时加快了脚程,这次他们也不再为了立什么功,各个都心系刘策的安危……

    “不……不要过来……啊……不要!”

    几步之外,守在最前方的三列乱兵此时面对近在咫尺的重装铁骑,集体发出声恐怖地嚎叫,有几个机灵的转身就跑,但大部分吓的脑子一片空白,连脚都迈不开来……

    “啊啊啊啊啊……”

    在刘策即将冲入敌阵一刹那,冰冷的面具后爆发一阵震耳欲聋地怒吼,下一刻,一米多长的矛尖将最前方一名刀盾手的盾牌一下刺穿……

    “唏律律……”

    “噗噗噗……”

    嘶鸣声连绵不绝,那名被刘策铁骑刺穿盾牌的乱兵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从手臂处传来,直至胸口处一阵重压,还未哀嚎一声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飞速倒退,目及之处,身边无数乱兵如同稻草一般腾空而起。下一刻他感觉枪神一沉背后似乎有一股又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顶住试图阻止倒退,然后,只是一个呼吸,他发现自己依然在飞速后退,直至陷入黑暗之中……

    刘策马身左侧的槊矛此时已经挂穿了四具乱兵尸体,他抬腿将槊矛轻轻松开,随着马速冲刺,只见槊矛一阵极端扭曲,随后重重一弹,那四具尸体就这样被弹甩在地面之上,随后马速因为阻力一减,立刻再次飞驰起来,将几名长枪手撞飞到半空之中,槊矛在被刘策用腿夹住恢复原位之时,飞溅出一道又一道沸腾的血液……

    “唏律律……”

    身后五十六骑此时也凿入了乱兵大阵,只闻一阵铁蹄轰鸣,原本守在阵前的四列数百乱兵刀盾手,如同风卷残云般消失不见,地面竟是干净的一尘不染,连血迹都没留下一滴。后方滚滚而来的百余督军卫铁骑,虽不是重装具甲,但毕竟也是重甲骑兵,分为两列收割着未来的及被重装骑兵席卷的残兵……

    “呼噜……”

    这五十七骑铁甲怪物如同一群永不知疲倦的猛虎,不断向乱兵阵中心凿去,所过之处黄沙滚滚,无数残肢断臂的在铁蹄之下翻滚,空中有不断被铁甲撞飞而飘荡起来的乱兵……

    罗青山此时早已心胆俱裂,不顾一切向后跑去,本就拼凑而成的“讨饷军”,此时早就飞速的向后阵飞奔夺命而去,哀嚎呻吟之声响彻在整个远州城上空……

    “不!”一名逃跑的乱兵听闻身后马蹄声逼近,猛的停下脚步,将另一名正在逃跑的乱兵拉住,转身挡在重装铁骑面前,然而下一刻,他只觉的右胸腔一阵巨晃,连同抵挡的那名乱兵一道被活活甩飞了起来。这一刻他忘记了疼痛,忘记了恐惧,只觉得这天空多么的蔚蓝,风景多么的迷人,整个人都觉得异常舒畅……

    “砰!”当那名两名乱兵重重摔落在地面的时候,刘策手中的骑枪也应声而断,他毫不犹豫的弃下长枪,拔出马鞍前方的环首刀,横放马前,再次一踩马镫,向前方撞去……

    督军卫的铁骑这一次冲锋已经彻底将这万余乱兵击溃,铁蹄所过身后,是无数死状凄惨的尸体,如同末日来临之时的景象……

    几名侥幸从铁骑冲锋下活命的乱兵刚一起身,就闻一阵齐喝声响,还未回过神来,一支支冰冷的长矛将他们从恐惧之中解脱出来……

    “将军呢?”杨又怀紧张的拿出窥镜四下寻找刘策的大纛,当见到前方精卫营的图腾依旧耸立之时,不由呼了口气……

    “咻……”

    一支响箭从刘策督军卫手中射出,下一刻,蓄势待发的陈庆、楚子俊二人带着各自铁骑从左右两翼向乱兵阵营袭去……

    三路遭袭,正面活生生被二百多骑凿穿,左右两翼凭空出现千余铁骑,那战力也是彪悍无不,后面又有密林般的步兵长矛逼近,本就胆寒心裂的“讨饷军”前阵此时彻底崩溃,不管不顾的向后阵冲去。

    “放慢马速,让他们退往后阵。”

    听闻刘策下令,督军卫立即放缓马速渐进前行,逼那些溃兵冲杀自己后阵,顺便将恐惧蔓延至乱兵全军……

    远州城墙之上,姜浔和守军全都睁大了眼睛,由于路太远,虽然不知道刘策那边发生了什么,但是前阵的乱兵溃不成军却是实实在在看在眼里。只见那些溃兵发疯似的往城墙之下的乱军大营潮水般奔来,哀嚎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仿佛遇到了不可思议的惨像……

    “这怎么可能……”姜浔实在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这才接触多久?万余乱兵就崩溃了?

    他派探子去打听过刘策所部,军队数量不足九千,除开守军部署,此次解围派出的军队数量绝对不会超过六千,而乱兵光前阵待命数量就有一万五千多人,如今这么快就崩溃了?那这精卫营麾下战力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

    一侧的姜若颜眼中精光闪烁,直盯盯得望着精卫营方向那杆模糊的大纛,总感觉异样的熟悉。再看向城下哀嚎遍野,乱兵四处逃窜的情景,她久久说不出话来……

    “妈的给老子滚开!”一名溃逃的乱兵一刀砍翻后阵胡广才处的一名刀盾手,纵身一跃从他尸体上跨了过去,现在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跑,跑的越远越好,跑离这块死亡禁地……

    有了第一个“榜样”,身后万余溃兵立刻纷纷举起手中屠刀砍向眼前一切阻拦自己逃命的“同袍”,一时间,乱兵内讧开始了……

    “继续前进……”见楚子俊和陈庆已经攻破两面侧翼,刘策面甲后沉闷的声音再次响起,举起手中环首刀,拉住刀尾部的细链,开始来回旋转,身后二百余骑跟着刘策做着同样的动作,再次开始加速向混乱的军阵冲杀过去……

    “噗~噗~噗~”

    就在乱兵因为内讧杀的你死我活乱作一团之际,督军卫铁骑再次夹带雷霆之势冲杀过来,手中环首刀每一次挥动都会带起一阵腥风血雨……

    “给我……呃……”胡广才刚下想下令,却突然感到后背出一片冰凉贯入体内,直至破出胸口,他惊惧的望着胸前透出的可怖矛尖正慢慢向前延伸,只到整根枪杆一片殷红,随即身体不受控制着向前开始飞速移动……

    “噗~”

    胡广才在移动过程中,亲眼见到那粗长的槊矛又将一名乱兵的后背扎穿,重重的将他和自己连串在一起,随后又是一阵慌动,前端又一名乱兵被扎穿躯体……

    “呼~”

    刘策一松踩踏的槊尾,挂在上面的三具尸体同时跌倒在地足足拖出去数步之远才从槊矛之上脱开。再望眼时,面甲的瞳孔处已经浮现出了远州城那高大的城楼,身后两百骑此时人马身上的铁甲已经都被血水浸透,远州城下的后阵乱兵处已经被彻底凿透。随后陈庆和楚子俊也赶到了远州城下百米之处,渐渐聚集到刘策的大纛之下。

    “啊……”城楼之上的姜若颜此时忍不住发出一阵娇呼,她连忙捂住自己的玉唇,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因为他看清了那面腥红大纛上的图腾,正是梦中所见的烈鸟,而图腾之下那名浑身浴血的将领,不就是梦中所见的修罗相么!

    “怎么可能!怎么会是他!我梦中的人为何会是……”姜若颜望着城下刘策的面甲,芳心不住颤动,极力克制着自己情绪,生怕自己会受不了这种刺激做出什么不可思议的举动来。

    “刘策……刘策……”姜若颜不住在心中呼唤,此时眼前的景象和自己梦中重叠一般,那精卫图腾在骄阳照耀下,仿佛真的生出了火焰,将那可怖的骑士全身缠绕在一起,忽然她感觉脚下一软,连忙扶住女墙垛口,不让自己摔倒……

    “全军听令!”刘策望着眼前疯跑的溃军道:“不缴械者,尽诛!”

    “喝喝喝!”

    “唏律律!”

    ……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异界烽火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异界烽火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界烽火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