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六十六 毒将手段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异界烽火录正文 六十六 毒将手段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末将这几日马不停蹄前往五梁镇附近查探,从俘虏的流贼口中得知那边现在已经尸横遍野,战势已经趋向白热化,据探马回报,六道口和五梁镇之间的三里坡和下方平原尸横遍野,如同森罗地狱般……”

    苏文灿将自己探知的五梁镇战况一五一十的禀报给刘策,听完这些,刘策陷入沉思:如果自己真的要加入官军阵营,是不是该做些什么?让自己能顺利诏安?

    “高阳那边有什么消息?”刘策问道。

    “根据混入城内的细作传来消息,高阳城的流贼依旧整日处在逍遥窟中醉生梦死,因为月前我精卫营劫了他们的粮草辎重,张恢等人是不敢再对五梁镇派出任何援助。”

    “那高阳城现在有多少人马驻守?守军将领又是谁?”

    “高阳城内外现有流贼兵马十一万四千人,其中锐兵不足三千,其余皆是普通贼兵和流民所组成,除了人多之外,一无是处,这是高阳郊外流贼屯兵据点,请将军过目。”

    “好了,你先下去歇息吧。”

    “末将告退。”

    苏文灿离去后,刘策开始按着有些微微发痛的脑袋,仔细思量起下一步的方略。望着案上一整幅炭笔描绘的地形图,眉头深蹙:如果一个个拔除高阳附近的据点,那必定会引起连锁反应,介时高阳城铁定会紧闭大门全力防守,但如果不拔掉这些据点又如何安然挺进到高阳城下?外面据点流贼发现也定会传到高阳城内!必须另外再想个法子。

    想到这儿,刘策起身离开府衙向秦墨所在房屋走去。

    ……

    五梁镇,横尸遍野的平原上,依旧喊杀震天,数万流贼和官军怒吼着撞在一起,各自挥动手中兵刃要将眼前的敌人放倒。

    李秀文大营内,在箭楼上的李秀文注视着不远处厮杀场面,双目异常的冰冷,身后几位随从亲卫也是静静地望着流贼和官兵相互搏杀不发一言,等候李秀文下令指示。

    “将军!援军到底什么时候到?我们快顶不住了!”箭楼下,杜芳大声问道,他麾下万余兵马如今不足四千人,弓弩手的箭枝早已射尽,酸痛的双臂再也提不起任何东西。

    李秀文将手扶在箭楼栏栅之上,并未回答杜芳的话,而是同亲卫使了个眼色。那亲卫心领神会,随即对箭楼下的杜芳大声说道:“杜将军放宽心,最多半个时辰,雷霆军必定前来解围!请杜将军务必守住这最后半个时辰!”

    杜芳闻言,大声回道:“那好,末将就再撑半个时辰!如果到时还未见到援军,那末将旗部和阎衡所部会发生什么,末将也不能保证了!”

    李秀文闻言,暗自笑了笑,心道:看来这地方军依旧不能指望,想拿哗变威胁我?呵呵,我会给你们机会哗变么?

    想到此处,李秀文爬下箭楼来到杜芳跟前,笑着望着他,直看的杜芳头皮发麻,在这寒冷天气,甲内后背竟是湿了一片。

    良久,李秀文举起双手,重重地拍在他双肩上说道:“用不了半个时辰,本将军这就前去接应雷霆军给予流贼致命一击!这功劳皆赖杜将军和阎将军两部这十日来殊死抵抗流贼进军,使之不得寸进,等日后击溃流贼,将军当属首功。”

    “谢师旗大人栽培,末将万死难报将军知遇大恩!”杜芳说罢重重跪下磕了一头。

    李秀文望着跪伏在地的杜芳,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上前将他抬起,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道:“就有劳将军在抵挡这半个时辰了,事不宜迟,本将军这就前去接应雷霆军前来,将军多保重。”

    言毕,李秀文大踏步行到自己战马前一跃而上,几十名亲卫也纷纷翻身上马,但闻一声鞭啸,几十骑飓风般出营而去……

    “给老子杀!”阵前方数里,阎衡大吼一声,一枪将一名流贼胸腔贯穿,枪势不减撞上他身后另一名发愣的流贼,竟是一枪两命。

    “呼……”此时的阎衡浑身浴血,气喘吁吁,自己的配刀早已砍的卷刃丢在一旁,只能捡起地上的长枪继续厮杀,他周围已经围成一圈流贼尸首,观之触目惊心。

    “将军,师旗使大人有令,再坚持半个时辰,援军就会抵达战场!”杜芳部一名士兵来到阵前对阎衡说道。

    “半个时辰!”阎衡闻之双目滚圆,“我旗团现在不足七千人,箭矢也已耗尽,如何坚守这半个时辰?”

    那名传令士兵道:“将军下的死命令,无论如何也要坚守营寨半个时辰!”

    “坚守营寨是吧?”阎衡一枪扫倒两名正欲上前的流贼,继续说道,“那好!我知晓了!”

    随后他大声一吼:“全军退入营内!”说完,率先向后方几里外营地跑去,然而没跑几步,忽然感觉后颈有一道劲风吹过,千钧一发之际,他猛地低头,一支拇指粗细的狼牙箭将他头盔掀飞出去,一时间阎衡披头散发,如同恶鬼一般。

    “和硕,这几日是不是在高阳玩女人玩的没力气了,这都没射到?”数十步外,三名异族胡人在流贼刀盾手掩护下出现在战场之上。

    那名叫和硕的胡人神色冰冷,从背后取出另一支狼牙箭道:“算他运气好,不过到此为止了。”说完手中步弓拉开满圆,随着绷弦轻响,狼牙箭飞速的向阎衡后背冲去。

    “噗……”

    “呃……”

    狼牙箭矢撕碎阎衡后背的甲叶,整根没入他后背,只余箭尾部分在体外。阎衡闷哼一声倒在地上,体内断裂的箭矢瞬间割碎了他五脏六腑,让他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数双大脚从他眼前经过。忽然他感觉像是掉入冰窖一般,感觉异常的寒冷,恍惚间他什么都听不到了,感觉自己好像已经飞到了半空中,看到了士兵溃逃的景象以及身后奔杀流贼那狰狞的表情……

    那叫和硕的胡人见一箭放倒了阎衡,顿时神色一松,回头对身边两名胡人同伴淫笑道:“中原的女人,真是令人回味无穷,那细腻的皮肤实在令人欲罢不能,在她们身上我可以尽情的发泄,如同对待绵羊般,这点不是我们草原上的女人可以比拟的。”

    那俩胡人闻言深表同意,其中一人道:“怪不得呼兰部为什么年年南下远东各地劫掠,我总算是体会到了,能从这些富庶的周人身上榨取如此多的财富女人,换谁都会心动。”

    和硕眼冒精光地笑道:“待攻下前方那座关墙,我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哈哈哈哈……”三人同时发出肆无忌惮的淫笑,继续弯弓搭箭收割官军将卒的性命。

    ……

    官军大营内,溃散至此的官兵缩在一起,吃力的握着手中兵刃横在营外黑压压的流贼面前。

    “阎衡……死了?”当杜芳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面如死灰,呆呆地立在原地,“你确定么?”

    那名禀报的士兵无力地说道:“死了,我亲眼所见,他被流贼一箭射杀……将军,现在怎么办?”

    杜芳闭目沉思片刻,猛地张开眼大声说道:“阎将军死于流贼暗算!我等官军理应死守营寨,为他报仇!”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杜芳竖起阎衡的大纛,继续吼道:“我杜芳发誓定手刃段洪首级!以慰阎将军在天之灵!现在阎旗麾下将士暂有本将军接管,弟兄们随我一道死守大营,静待师旗使大人的援军到来!”

    “嗷嗷嗷!”

    官军的士气一下子被杜芳的话语提了起来,顿时眼中满是血气方刚,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

    就在此时,流贼大后方一阵箭雨出现在官军营地上空,那些刚提起勇气的士兵还未来得及发挥血勇之气就被箭矢一一射翻在地,顿时惨叫连连。

    “流贼什么时候有弓箭手了?为何现在才出现?”刚表演完的杜芳当场楞在原地,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啊……将军,救我~我不想死~”

    “我的腰中箭了~”

    ……

    哀嚎呻吟之声不断在大营内外回荡,不单有官军,更有流贼的。龚清部锐兵两千弓箭手根本不分敌我的将同伴和官军一并射杀,在他们眼中,这些流贼不过是群炮灰而已,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完了~”杜芳万万没想到刚把士气提起来还没来得及硬守一波,就被突如其来的箭雨给击的粉碎,望着遍地哀嚎和四处逃窜的官兵,他第一次感到了绝望。

    营外出现了张忠铁虎军的身影,九百多身披铁甲手持各色兵刃利器的锐兵正狞笑着向营口袭来。只见张忠在离营门十步远的时候,猛的开始加速,他身上沉重的甲叶震动声如同地狱的铁链一般敲打着官军心中最后一道防线。

    “轰~喀啦~”

    一声巨响,碗口粗硬木制成的营寨大门竟然在张忠一幢之下,出现了断裂的痕迹,刺耳的木裂声响混合甲叶撞击,终于把官军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击溃——官军,败了!

    不等营门被撞开,满营的士兵嚎叫着向五梁镇方向逃窜,后营大门前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无数官兵被推倒在地活活踩踏而死,甚至无数昔日同营袍泽持刀相向,人性的丑陋在这生死一刻体现的无比黑暗。

    “我杜芳从军二十载,好不容易有今天这位置,不想也只是昙花一现啊,罢了!至少我也做到过旗团长之位,族内子弟以后念及我也会为之自豪。”杜芳望着缓缓倒下的营门,以及不断被掀翻的拒角,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双臂张开,迎接飞向自己的数十支羽箭……

    ……

    数里之外,李秀文望着官军大营被流贼攻陷,神色却异常平静,这些本来就在他意料之中。

    “没想到半个时辰不到就被攻陷了,看来我还是对这群乌合之众过于期望了。”李秀文语气不带任何情感,“不过,这些乌合之众也不会白死,接下来……是该收获真正战绩的时候了。”

    李秀文清秀儒雅的脸上此时闪过一丝嗜血的残忍,对身后亲卫招招手,随后雷霆军直属军团缓缓出现在远处平原上,最先的是三千身披皮甲的弓箭手,从他们神色看去就知道这是支真正的精锐,各个都是百战之后的成果……

    李秀文对身边亲卫道:“传令过去,半个时辰后开始行动,成败在此一举。”

    ……

    当张忠所部无一人伤亡,将最后名官兵砍死后,望着偌大的营地发出了震天怒啸。十天,整整十天,伤亡三十万人终于打下官军前阵了!接下来就是一里之外的五梁镇,“卫怏!我来了!准备受死吧,哈哈哈哈……”

    三里坡上,段洪望着无边无际遍地残肢断臂,不由叹离开口气:“不想攻打个小小的官兵营寨,竟会折损我这么多人马……”

    傅如海站在一侧摇了摇头,对段洪道:“段帅莫要忧心了,毕竟对手可是李宿温,能以三十万饥民性命换来这次大胜而未伤及我义军根本已是大幸了……唉……”

    说完傅如海深深叹了口气,瞥见坡下三名胡人并肩而过,顿时蹙眉。

    段洪道:“好在横在五梁镇前的阻碍已经扫清,明日一鼓作气攻下关墙,让李宿温和卫怏的雷霆军就此成为大周的历史,只是……如何能保证不伤及卫怏的性命呢?”

    段洪说着陷入沉思,他现在觉的自己离总督之位已经越来越近,要做的就是保住卫怏以及皇室成员的性命,以免引来朝廷派遣更多军队围剿自己。

    良久他想起那日张忠的言辞,心中愤恨地道:“为了我的前程,你必须得死……”

    ……

    官军大营内,丁坚、张忠、龚清和雷猛正端坐在之前李秀文大帐内。

    “哈哈哈……这些官兵万万没想到我老龚的弓箭手会在这个时候出动吧……哈哈哈。”那龚清坐在一张凳子前将腿搭在前方桌子上,一脸惬意的自吹。

    “哼,可惜让李宿温这小子跑了,可恨!”张忠不断擦拭着自己的长刀,一脸忿忿不平。

    “张将军,消消气,好歹将李宿温打的如同丧家之犬,值了……”雷猛粗生粗气的安抚张忠的情绪,但见张忠冷笑一声没有搭理他。

    丁坚坐在边上一角,注视着帐内几人对话,并没有发言,可是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虽然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拿下营寨,可是……似乎还是太过轻松了点,李宿温就这么点能耐么?

    “首领!”就在丁坚还在沉思之际,突然帘帐被人拉开,一名流贼慌张的进内。

    “瞎嚷什么!”龚清满脸不耐烦的大声吼叫:“跟你们说多少次了!我们不是土匪,而是义军,义军懂不懂,要喊将军!再喊错老子把你舌头割下来喂狗!听到了没?”

    那流贼吓得跪地上连声呼“是”。龚清不再搭理他,丁坚随即问道:“何事惊慌?你且说来。”

    那流贼跪在地上说道:“营内屯粮处发现五千多石粮食,还有不少草料……”

    雷猛闻言笑道:“这不是挺好么?正好兄弟们攻寨一天,腹中饥饿,赶紧埋锅造饭,饱餐一顿,明日好一鼓作气拿下五梁镇。”

    那流贼面露难色,道:“只是,那些粮草上全是火油气味,整个屯粮之所都是如此……”

    “嗯?不好!中计了!”丁坚第一时间就跳了起来,总算明白为何会觉得哪里不对,原来整个营寨气味似乎不对,只是之前被血腥味弥盖,不曾仔细分辨出来。

    丁坚大声对帐内喊道:“赶紧把人撤出营地,快!再晚可就迟了!”说完,率先跑出营帐。

    张忠、龚清、雷猛三人互望一眼,随即瞳孔睁大,叫喊着跑到帐去。

    “嗖嗖嗖……”

    刚步出营外,就见营地上空无数支冒着黑烟的箭矢落了下来,其中一支准确无误的射中一团草料,涂满火油的干草瞬间燃烧起来,被慌不择路的流贼一不小心一撞,瞬间侧翻,带火的草料飞速而去引燃了另一车的草料,不一会儿整个屯粮点和各处营帐便燃起了熊熊烈火……

    远处观望着这一切的李秀文此时脸上哪还有半分儒生气息,此时正满脸狰狞的冷笑。

    “厚土堡一战,我听闻有一兵士冒死用火油阻挡了流贼前行,今日,我正好借此机会用火油让流贼精锐尽丧此地……”

    说完随即对身后的雷霆军下令道:“目标三里坡,直取段洪首级!另外,让第三旗团绕过三里坡,守住六道口进出口!此战我定要流贼死无葬身之地!”

    下完命令,李秀文又恢复了之前儒生之态,暗道:殊不知我从卫怏地方得到的援兵有两个旗团之多,这次我看你段洪还能如何应对!

    ……

    “这……这……”段洪望着前方漫天大火听闻依稀传来的哀嚎惨叫之声,不由踉跄倒地。

    “为什么?”他愤恨地看着漫天浓烟,发出不甘的咆哮,“我准备了这么多年就这么个结果!老天爷!你对我太不公了!”说罢一口鲜血从段洪口中喷出……

    傅如海赶紧搀扶起段洪道:“元帅快撤吧,已经败了,保存实力要紧啊。”

    “杀!”此时,一声震天喊杀声从战场上响起,众流贼定眼望去,顿时如遭雷劈一般,“雷霆军!是雷霆军!快逃命啊!”

    ……(本章完)i

    (本章完)i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异界烽火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异界烽火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界烽火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