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小昏君 最新章节 第50章 一个要命的哥们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明小昏君大明小昏君 最新章节 第50章 一个要命的哥们
(搜文学 www.swenxue.com)    ( )    朱健纠结了几天,最终还是把消毒液生产工厂设在皇宫里头,皇宫宽大,有的是地方,人手也不缺,最主要是保密吧,这玩意目前被列入战略机密,暂时不能传出去,垄断也能给他带来一笔不菲的收入。

    为了节省成本,他还把各地进贡的名酒配额砍至五分之一,剩下的五分之四改为烧刀子这类的烈酒,酒精度越高,蒸馏提纯的次数就少,成本也能降低一些。

    这还不够,朱健还在皇宫里头弄了一个酿酒厂,自已酿酒蒸馏提纯,如此一来,成本又降低不少,而且还可以出售一些提纯过的烈酒出售,所得收入抵销消毒液的生产成本,反正能省则省呗,谁让他穷疯了。

    在整好这些东东后,经过短暂培训与洗脑的医官医护兵们一小部分到了狼营、凤凰军团和神机营,大半前往辽东前线或分散到地方驻军,随行的还有少量的锦衣卫,他们肩负守护与监察之职,真正目的是镇摄作用。

    在此之前,朱健下了一道圣旨,以相当严厉的口吻通知各军将帅或驻防地方的主官,医护兵是特殊兵种,不仅要保护好,在医院的一亩三分地里,医官说了算,违者喀嚓。

    原各地各军的随军郎中,经过系统的学习后自动升任医官,医官暂这定从七品,设院长一名,由太医院正五品院使不定期的派员到各地巡察考核,视功劳贡献度予以升降,医官的最高品阶是正五品。

    女人细心,在护理方面比男护士更胜任,朱健不是没有过这个想法,但也只是想想而已,马上就给否决了,封建传统,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女护士这个职业太难了。

    忙完这些,朱健并没有因此感到轻松,相反,心里仍有那一抹隐隐约约的失落感,好象仍然忘了什么,但真的记不起来。

    入春后,气温开始回暖,冰雪融化,但南方多地没有下过一滴雨水,旱情开始出现,而北方却连降大雨暴雨,不少地方发生水灾,幸好朱健提前把整理好的灾情处理手册发放下去,一些地方主官按照手册处理,马马虎虎还应付得过去。

    朱健知道大明的官员素来报喜不忧,他钦点工部尚书李精白为钦差,持上方宝剑前往灾区巡察,如有救灾不力,胆敢隐瞒的官员,一律拿下或当场喀嚓掉。

    福建的旱情相当严重,巡抚熊文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跟那些地主老财、商人豪强“借”了不少粮食救济灾民,仍无法安抚全部灾民。

    横行大海的大海盗郑芝龙率舰队来袭,击败总兵俞咨皋统率的福建水师,斩杀其得力副手,把总许素心,并拒绝熊文灿的招安,继续横行海上,当他的海霸王。

    弹劾熊文灿和俞咨皋的奏折堆满朱健的龙案,但都被他压下去了,他相信,只要历史的轨迹没有发生大的改变,几个月后,郑芝龙就会接受熊文灿的招安,归顺大明。

    说实话,朱健并不清楚俞咨皋这个人,更不知道他的能力如何,除派锦衣卫秘密调查,并写信询问熊文灿,征询他的意见。

    熊文灿的回复相当中肯,俞咨皋除了贪杯好色,能力还是可以的,之所以打败仗,除了一些因素,主要是郑芝龙的舰队强大,打海战厉害,连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舰队都被他揍得唏哩哗啦,远远看到郑家战旗都绕着走。

    朱健只能耐心等待,祈祷熊文灿顺利招安郑芝龙,看到陕西的灾情奏折时,他终于记起了一件要命的事情,一个老让他心绪不宁的人——高迎祥。

    “来人,速召雷寅入宫。”

    朱健一记起高迎祥,脸色唰然变白,这位哥可是明末著名的人物之一,在陕西安塞(今延安市)揭起反明大旗,闯王的名号就是他整出来的,死了之后才由李自成撑起这个名号。

    一想起高迎祥,他马上又记起了另外一个牛人孙传庭,这哥们一表人才,多有谋略,万历年的进士,授官永城知县,天启年初调京任吏部验封主事,之后升至稽勋郎中,因不满魏忠贤专权,弃官回乡,后得崇祯重用,率军猛揍高闯王,并把他活捉,押至京师处死。

    差点把这位干掉高迎祥的牛人给忘了

    朱健派人把雷寅紧急叫来,就是让他调派锦衣卫高手赶往陕西安塞把高迎祥做掉,同时派人赶往山西代州,护送孙传庭进京。

    雷寅离去后,朱健还不放心,下旨命陕西境内所有驻军严加戒备,以防民变,同时下旨减免陕西受灾地区二年赋税,命地方主官想尽办法安抚好辖区内的灾难。

    朱健拍着额头直叹气,心里后悔不已,明知崇祯元年,各地灾情频发,有百姓竖旗反明,却记不起高迎祥这位要命的哥们,真是昏头了,他不知道这些布置是否来得及,只能尽力而为了。

    朱健的亡羊补牢仍然迟了一步,历史的轨迹没有发生改变,出生陕西安塞,以贩马为业,善骑射,臂力过人的高迎祥召集了一帮兄弟,竖起了反明大旗。

    其实,陕西多地已连年发生灾情,百姓举家逃荒,地方父母官赈灾不力,饿死不少百姓,还关闭城门,阻止百姓入城乞讨,已引起百姓的强烈不满。

    高迎祥以贩马为生,手下有一帮相当能打的兄弟,本来日子还混得下去,没被逼到走投无路,竖旗反明的地步,但当地几家大族豪强想垄断贩马行业,高迎祥和他的那帮兄弟自然成了欲除之而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刺。

    那几家大族豪强曾设局想做掉高迎祥,都被他机警的躲过,最后,他们联手做局,勾结地方父母官诬陷高迎祥盗卖军马,派捕快衙差去高家捉人。

    高迎祥平时为人就很仗义,在当地极有名气,加之做贩生意也需要打点各方,跟衙门里的捕快衙差都有一些交情,有捕快给他通风报信,劝他赶紧跑路。

    高迎祥明知是坑,却无法化解,又不甘心丢下家人兄弟和基业跑路,更知道自已若被衙差抓捕入狱,必死无疑,干脆带着手下兄弟把前来抓捕的捕快衙役全剁了,然后召集难民杀进城里,把知县、主簿、县尉等剁了,接着率众血洗那几家陷害他的世家大族,分发粮食给灾民。

    到了这一步,高迎祥已无回头之路,干脆竖起了反明大旗。

    ~~b~~ <>搜文学 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明小昏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明小昏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明小昏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