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灭顶之灾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分身幻影之花影儿正文 第十章 灭顶之灾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  接近晌午时分,他们四人在山洞里用完餐,稍作休息之后。月儿已征得她的娘亲和颜同意一起到幽灵谷生活。

    他们将洞内的柴火熄灭。

    颜人虽已清醒,吃过东西,体力稍稍恢复了一些,但身上的伤还很重,无法走远路。

    “颜我和娘亲一起扶你下山。”月儿和柳夫人走到她的身旁,想托起她的身子。

    “啊!”

    颜一阵脸色惨白,身子才倚着她们的力量站起来时,发现双腿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全身又酸又软,一下子就瘫软下去。

    “颜!”月儿和柳夫儿同时惊呼,她们俩的力气实在太,拽不住颜垂落的身体,随着颜全身的重力下跌,她们也一并的被她拖着往下摔倒。

    花慕纶嗖的闪到她们三人的身旁,一人的力量就将她们三人的重量承托了下来后,扶着颜坐下。

    “谢谢你!”月儿被吓得花容失色,花慕纶几乎要抬起手去碰触她泛白的脸颊,又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的眼神倏的变深。

    不,不应该如此唐突的举动,默然的他将举到一半的手又缩回了身侧,安静的立在一旁。

    月儿回神立刻去察看颜的伤,她摔倒事,担心颜的伤口再次遭到碰撞就麻烦了。

    花慕纶在她们三人正在苦恼之时提议由他来背颜儿下山。

    颜一听马上就表示不乐意了,她原心里就有点害怕和抵触花慕纶,这样的提议,怎么可能会答应让他就背着自己下山?

    于是自己就逞强的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又直直的往下坠,幸好月儿和夫人及时将她下落的身体接住。

    在月儿和柳夫人的再三规劝之下,才勉强答应让花慕纶背起她。

    颜在他的背上拉长一张脸,也没有好脸色给花慕纶看,好在花慕纶也不是一个爱计教的人。

    月儿扶着娘亲跟在花慕纶的身后朝着下山的路往下走。

    下山的路有点陡峭,月儿和柳夫人平日里也没有走过山路见着路边两旁的树枝,就扶着充当支撑之物,然而她们的体力很快就透支了,加之鞋底一路打滑,好几次几乎要滚下山时,幸得花慕纶及时将她们稳住。

    花慕纶为了照顾她们娘俩,一路上走走停停,步伐并没有走的得太快。

    花慕纶其实可以像前一天一样,直接将她们抱起使用轻功直接飞进幽灵谷。

    正当他开口表明,颜却像防贼盯着他,一直拉着月儿的手。他看得出颜不太喜欢他,甚至可以说对他存有莫名的敌意,尤其他与柳月儿说话时,她表现的尤为明显。

    背上颜时,还来不及开口时月儿已经率先挽住柳夫人的手,走出了洞口。

    “心,娘亲心脚下。”月儿一路细心的叮咛柳夫人,也非常心的一步一步的注意着脚下。

    花慕纶看着她们心翼翼地下山,好几次都看到她们鞋底打滑,惊出一身冷汗,眉头紧皱,薄唇紧抿,到后来索性越过她们母女俩走快几步,赶在她们的前面,以防她们一不心滚下去,他还能及时拦住。

    花了整整二个多时辰终于走到山脚下,柳夫人和月儿累到喘息不已,双腿像绑上了铅条一样沉重的迈都迈不开脚步了。

    “累了吧?先休息一会,你们先喝口水。”花慕纶心的将颜放在干草堆上,从腰间解下水囊递给她们。

    “你们先在这儿呆会,听到任何的声音都不要出来,我去去就回。”他对她们交待完后,转身施展轻功飞走了。

    月儿拿着他递过来的水囊攥在手中,还来不急细问,只捕捉到他的背影一下子就消失在她的视线外。

    他每一次施展轻功,她都觉得他特别的厉害,他的武功应该很上乘吧,以前呆在深闺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偶尔听闻听下人谈起,未曾有亲眼目睹过,如今一见,真是羡慕不已,倘若她也会武功,以后就不会再有人欺负她了。

    月儿将水囊递给娘亲,看着她额上蒙了一层汗,月儿从怀里拿出手帕为她拭汗。

    “颜感觉怎么样?伤口还疼不疼?”柳月儿在她的身旁坐下。

    颜摇头,她一路上都由花慕纶背着,一点都不需要用力,也没有觉得累。

    她也不是一个不懂得感激的人,她只是希望姐能够找到更好的。

    “喝口水。”柳夫人将水递给颜,摸摸她的头发。

    “不,我不渴,姐喝吧。”颜摆摆手,将水囊推到柳月儿的面前。

    “你怎么又唤我姐,不是说好了不要再唤我姐了吗?”柳月儿佯装生气的双手抱胸,睨视着颜,娇俏的模样反倒看起来娇俏可人。

    颜缩了缩,她不想惹姐不开心,急急的解释道,“对不起,姐……”

    唉哎……她只是,只是一时改不了口。

    柳月儿给颜投去一个生气的表情。

    “姐姐。”颜即刻软软的唤了一声,拉着月儿的纤手,紧张地看着她。

    “这就对了。”柳月儿忍不住噗嗤一声,满意地一笑。

    “以后记得了,不许再唤我姐了哦。”

    她们三人坐在一起闲聊了会。

    柳月儿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好几次偷偷的将视线瞟向路口。等了又等也没有瞧见花慕纶回来。

    “怎么了?”柳夫人也察觉到女儿有点反常,询问的眼神落在女儿的身上。

    “月儿,月儿……”柳夫人唤了好几声,最后用手轻轻去触碰了女儿的手臂一下,她才回过神来。

    “娘亲怎么了?”她转头有点茫然的看向柳夫人探询的目光。

    “你在想什么呢?想得那么入神。”柳夫人有点了然于胸。

    “娘亲,颜,你们有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柳月儿认真的听了好几次,也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

    细想花慕纶在离开时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听到任何的声音都不要出来。

    他是不是对他们提示什么?打斗的声音持续不断,她的心忽上忽下,又担心花慕纶会遇上危险。

    “打斗声?”娘亲和颜闻言也凝视倾听了一会。纷纷对着柳月儿摇头,表示并没有听到。

    “奇怪了,我好像真的听到。”她站了起来,心里还是很不放心,不自觉得紧捏自己的手指,往大路走去。

    “月儿你要干嘛?”柳夫人拉住女儿的手臂,“我们要在这儿好好的等花公子回来,你可别乱走了。”

    柳月儿回头看了眼,又抿抿唇,把想说的话咽回嘴里。她们呆在这里还算偏僻,周围都有树木和草遮挡,也不容易被人发现。

    “好吧。”柳月儿坐回原来的位置,忐忑不安的等着。

    花慕纶回来时,他的衣服上沾了不少的血迹。

    “你受伤了吗?”柳月儿慌张的跑到他的身侧。

    怎么离开一会就受伤了?

    “不是,我没有受伤。”花慕纶眉宇上扬,勾起唇角,眼神变得柔和,“我们可以离开了。”

    “可是,你——真的没事吗?”柳月儿还是不放心的杵在原地,眼睛的视线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

    “花公子,你确定真的没有受伤吗?”柳夫人也是很担心,那些血迹沾在他的衣襟上,虽然他身着深色衣衫,看起来还是很明显。

    “没事,身上沾的不是我的血。”他刚才离开是为了去处理埋伏在幽灵谷附近的杀手。他并没有将他们通通杀了,只是将他们的武功都废除而已,可能这比杀了他们更加的难受吧。试问一名杀人没有了武功还怎么在杀手界立足。

    花慕纶不想让自己的双手都沾满鲜血,从他行走江湖十余年,未曾杀过任何一个人,既使是大奸大恶之人。

    他在他们即将要通过唯一的径上先行去处理了杀人,就是为了等会他们经过时不会被阻挠,也担心她们三人会被杀手们误伤。

    “有什么人要伤你吗?”柳月儿相信花慕纶的品行,他一定不是坏人,那么要伤害他的人必然就是坏人了。

    “刚好碰上了一群山贼,放心我都处理好了。”花慕纶不想透露太多,也不想她们有过多的担心。

    “山贼?这一带还有山贼出没?”柳夫人被骇住,倒退了两步。

    “娘亲。”柳月儿快步上前扶住了她。

    “夫人,别担心,我都处理好了,他们不会再来了。”花慕纶坚定的眼神,口吻轻松,完成就是处理阿猫阿狗般简单。

    “你们先把解药都服下。”花慕纶给她们一人递了一瓶液体。“进入幽灵谷可以解沼雾之气。”

    “要一整瓶都服下吗?”柳月儿拿着巧的瓶子,只有手指般大。

    “不需要服用太多,只需几滴即可。”

    “好。”柳月儿应了一声,一口就喝下一半。

    “姐——”颜接过花慕纶递来的解药,心里就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这位花公子说的解药是不是就是真的解药。她也不想怀疑的,可这不明不白喝下去,要是有个万一,她们三条人命不就这么没了?她原想着自己先服下的,姐竟然犹豫都没有就喝下去了,真的把她急得跳脚。

    “怎么了?”她仰头服下之后,听到颜在她的一旁急喊。

    “姐姐,你怎么就喝下去了?”颜的话声才刚落下,柳夫人就也仰头咕咚喝下。

    “娘亲——”颜一下子就泄气,好吧!夫人和姐都喝下了,她也不再犹豫,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就着瓶子服下去。

    舔了舔舌尖,居然有点微甜的感觉。没有中毒,也没有不适,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颜你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吗?”月睁着澄澈的双眸。

    “没有,没有。”颜可没有胆子在这位看起来相当魁梧的男子面前坦言。他一动怒不知道会不会一个不高兴就将她们杀了。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月儿也没有去深究颜奇怪的表情。

    月儿转而对花慕纶说,“花公子,我们准备好了,一切就麻烦你了。”

    花慕纶一颔首。

    走到颜的身前,蹲下将她背起,回头跟月儿和柳夫人说,“我们走吧。”

    进入幽灵谷时,花慕纶时刻注意着她们的状况,有了上次村民中毒的事件,他都不敢掉以轻心。明知道她们走得很累了,他还是没有开口让她们停下来休息。

    幽灵谷四周围绕着沼雾之气,越往里面走雾气更重,也说明毒气更重。

    “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不舒服的?”

    花慕纶与她们并排走着,也比较放心点。

    “没有,我们还好,没有感觉不适。”月儿一直挽着娘亲的手,两人也确实走得很累了,尽量能走快点,花慕纶比她们更累,他还背着颜。

    “再前面一点就到了,你们再坚持一下。”

    “好,我们会坚持的。”月儿走得脸色潮红。

    柳夫人年纪大点,体力也相对差点,气喘不止。

    “娘亲还好吗?”月儿尽量用手去托着她,希望她不会那么累。

    “我可以,别担心。”柳夫人很累,有点走不动了,不过不想因为自己的体力而拖累到女儿,对着女儿浅浅的一笑。

    “心脚下。”月儿一路走,一路注意着脚下,有好多的落叶,树枝覆盖在路面上,走每一步都要非常地心,一不心就怕打滑。

    “嗯,你也心点。”

    走出森林之后,出现了另外一片天地,里面的空气清新宜人,景风秀丽。满山遍野的枫叶红彤彤的似火,湖泊碧绿,倒影着两旁的树木,湖面上罩着一层仙气,犹如人间仙境。

    “太美了!”

    柳月儿惊叹,她从来不知道原来有一个地方可以如此的美。

    柳夫人也感叹道,“是呀,确实太美了!”

    “经过前面的木板桥就是我们的村庄了。”花慕纶望向前边的袅袅升起的人烟。

    月儿非常兴奋,没有想到她们未来的日子里将会在这里度过,这次算是因祸得福了。

    “娘亲,我要好喜欢这里。”她快乐的像一只鸟,在湖边的草地上转圈圈,咯咯咯的笑起来。

    花慕纶定在原处,他也是看美景,只是他看的美景与她们不同,他看到的是一个翩翩起舞的女孩,美得煦丽夺目,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分身幻影之花影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分身幻影之花影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分身幻影之花影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