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准备下山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分身幻影之花影儿正文 第九章 准备下山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  天才微微吐白,有些许的光线从洞外照射进来,外面的鸟吱吱喳喳欢快的唱着曲儿,格外的美妙动听。

    洞内的柴火依旧燃烧着,偶尔发出几声噼啪响,柳月儿舒舒服服的伸展了一下懒腰,双眸微微地张开,她翻身转至另一个方向,眼睑一张一合,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眼睛下意识的,望向花慕纶的昨晚上呆的位置,昨夜他们俩谈了许多,他说要领她们去幽灵谷,有了他的保证,才让她一夜好眠。

    倏地!她的瞳孔放大,怎么会中空的呢!心里一惊!全身的细胞瞬间统统归位,立刻清醒过来,她慌忙从草堆上爬起。

    外面的天似乎亮了起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柳月儿将洞内每个角落快速的扫视了一遍可就是没有瞧见花慕纶的身影。回头再看娘亲和颜,她们睡微很沉,她蹑手蹑脚的站起来往洞外走去。

    柳月儿忍不住想到,花公子会不会不辞而别了?她在洞口附近走了一圈还是没有见到他。

    他似乎真的离开了,柳月儿闷闷地叹了一口气,带着一脸失望的神情,缓步走回到洞口。正巧碰上花慕纶从另一边翩然飘落地面,右手还提着几条鱼。

    “你醒啦?”花慕纶也瞧见到柳月儿了,他嘴角上扬与她打招呼,脚步没有迟疑,大步流星地走向她。

    他在天还没有亮之时就清醒了,考虑到稍晚他要带她们回幽灵谷,身上并没有带解药,他就悄悄地先动身回去了幽灵谷一趟取出一瓶解药。

    她们三人都没用内气加持,要通过幽灵谷就必须要事先服下解药才能解沼雾之气。

    取完了解药,他没有马上回来,而是去了附近的河里打捞了一些鱼,因为他们呆的这个洞穴离附近的村庄比较远的距离,买吃的也不方便。

    他出来的时候,时间尚早,她们还在睡着,他这一来一回,怕耽搁太长的时间,她们醒来见不着他,会心焦不安。

    他简单的用自制的木叉在河里叉了几条斤两还不错的鱼后,便匆匆地施展轻功赶回来。

    “花公子,我以为你离开了。”

    柳月儿一扫方才的灰霾,提腿跑着靠近他,精致的脸上毫无掩饰的漾起开心的笑靥,整张脸都亮了起来。

    “心。”花慕纶看见她差点踩到裙摆而扑倒,他急忙伸出空着的左手去扶住她。

    柳月儿也吓了一跳,见着花慕纶一时太高兴,没注意到裙摆有点过长,一脚就踩了上去,重心不稳向前扑倒,幸好花慕纶伸手及时将她的身子稳住,不过她还是控制不了前倾的跌势重重地撞进了他的结实的胸膛上。

    感觉好似撞上了一堵铜墙铁壁般,她闷哼了一声,鼻头隐隐生痛发麻,霎时就红肿了起来。

    “没事吧?”花慕纶担忧地往后退了一步,低头直瞅着她细看。

    柳月儿青葱嫩白的纤手捂着鼻头,轻摇螓首,痛得她眼泪都在眼眶里打着转,心里不住地暗骂自己太冒失了,岂不让花公子见笑了。

    “我看看。”花慕纶见她的眼眶泛红,他轻拧眉心,不放心的拉下她的手。整只鼻子都红了,他抬起手指轻触她的鼻头,“都撞红了,很痛吧。”

    当他冰冷的手指碰触到她的鼻头时,她怔忡了一下,仿佛有一股酥麻感袭卷她的全身,她顿时定在了当场,愣愣的注视着他。

    他?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柳月儿的心里狂颤不已。

    “你还好吗?”怎么连脸都变得霞红一片?

    花慕纶的眼里写满了担扰,“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昨夜着凉了?

    柳月儿闻言头垂得更低,她的脸颊有越来越烫。

    她是因为他的触碰才会发热发烫的,她总不可能与他坦白是因为他吧,那样太糗了。

    姑娘的矜持也不允许她这么做。

    柳月儿挤出一抹不太自然的笑。

    “我没事。”别过头,贝齿轻咬着唇瓣,语气有些许急促的说道,“我们进去吧。”

    没有等他应答,自己便先行走进了洞里。

    花慕纶默默地跟在她的身后,有点摸不着头绪,他似乎觉得柳姑娘有点想躲避他之意。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她慌乱的脚步。

    他也理不清,也没有再细想,就快点的跟上去。

    他们一前一后进了洞内没有多久后,柳夫人也醒来了,花慕纶和柳夫人寒暄几句,月儿显得很安静,自己一人蹲在火堆旁,添着柴火。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谈话声音有点吵,颜没过多久也悠悠的转醒。

    “颜,你终于醒了!”柳夫人转头,欣喜的盯着颜。

    月儿听到颜清醒了,她急忙从火堆旁跑到颜的身旁。

    “颜!”有点激动的轻唤了一声,真的太好了!

    “夫人,姐。”颜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看围上来的柳夫人,又看看月儿,有一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们怎么都围在她的身旁?

    她眨了眨眼,想坐起来,竟然发现自己全身都使不上力。头好痛,为什么头会那么痛?她呻吟了一声,手想摸上头部,还没触到时就被月儿握住了手。

    月儿解释道,“颜,你的头撞伤了。”

    “是的,颜,你还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的?”柳夫人也关切的凑近了几分。

    实在是太好了,颜终于醒过来了,她一整夜压在心里头的大石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头好痛。”颜皱着一张脸。

    “你昨夜伤到头了,多亏了花公子才将你救回。”柳月儿帮她顺了顺垂落的发丝,“你要坐起来吗?”月儿靠近她的身边。

    “嗯。”一抬头瞧见姐身后的不远处站着一名精壮的男子,她瞠大了眼,满脸惊惧,嘴微张。

    有点怯生生的说,“姐,夫人,他……”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般高大又陌生的男人,背着光看不清他的容貌,居然悄无声息的站在姐的不远处。

    月儿顺着颜的视线看过去,看见花慕纶就站在她们几步之遥。

    “别担心,花公子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月儿转回头解释道,“昨夜发生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颜微眯着眼回想了一会,轻轻的摇晃了一下脑袋,“我不太记得了,只是依稀记得姐你被强行捆上了轿子,之后……好像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没关系,想不起来,你就先别想了。”月儿见颜有点难受,拍了拍的手。

    柳夫人也附和道,“月儿说的对,你先别伤神去想,好好的养好身子要紧。”

    花慕纶见她们正在聊着,他识趣的走到火堆旁,鱼在拿回来的时候他就先处理过,清理掉了肝脏,他拿了长树枝被将鱼一条条串起,架在火堆上烤。

    再从怀里摸出了几根地瓜。

    他回去时恰巧碰上了邻居赵大妈,与她讨了几根过来,将它们都丢进了火堆里,用柴灰将它们掩盖上。

    “姐,他?”颜的眼睛还是不停地瞟向花慕纶,有点畏惧不安。看他的样子,似乎一时半刻也不会离开。

    月儿已经扶着颜坐起来,自己的半边身体挪过去让她靠着。

    “他是花公子,你以后也称他花公子吧。”

    颜哦了一声,又暗暗地观察了会,见他也没将注意力放在她们这边才稍稍放松了点。

    “姐我们不回柳府了吗?”颜收回视线。

    沉默了片刻,颜还是决定开口问道,她刚才粗略的打量了一下她们呆的环境,像是在一个洞里边,四周都很暗,只有些微的光线能从洞口外透进来。

    柳夫人和月儿听到颜的问话,两人的神色忽然都变得黯淡起来。

    “不回去了。”月儿试图用轻快的语气说。微微勾起嘴角,将颜的手握在手上,又拉过娘亲的手,三个人的手交叠在一起。

    用坚定的神情注视着她,“以后我们三个人为一家,你可愿意?”

    不回柳府了?她有点诧异姐的决定。转念一想,老爷和大夫人都这般无情,她瞬间就能理解姐的心态了。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老爷和大夫人居然亲手将姐送做水神的女儿,真的让人寒心。

    无论天涯海角,她都跟定她家的姐。

    颜没有犹豫便答应了,回以坚定的眼神,“我当然愿意,夫人和姐在哪,颜就在哪。”

    回去只怕会更糟,姐的命运依然掌握在他们的手上。

    月儿眼眶湿润,感动不已。

    “太好了,颜以后你我就也不要主仆之称,你认我做姐姐可好?”

    以前在柳府时,她也一直把颜当作自己的亲生妹妹般看待。只是在柳府有柳府的规矩,凡事都必须心谨慎,她怕一不心,落入别人的口实中,被歪曲。

    如今她们已不在柳府,所有的规矩,对于她们来说都没有用了。

    “这怎么行!我是你的婢女就是你终生的婢女。”颜没有想到姐居然认她作妹妹,她的身份卑微,怎么配?

    颜求救眼神看向柳夫人说道,“夫人您快劝劝姐吧。”

    “颜你就听月儿的吧,唤月儿姐姐,唤一声我为娘亲。”柳夫人也赞成女儿的做法,经过昨晚一事,颜誓死护着月儿,那份真情实意,她是看在眼里,又怎么会反对。

    颜可是比任何一个柳府人都要忠心耿耿地对待主子。

    “夫人?姐?你们都怎么了?”颜原以为夫人会帮着她劝姐的,现下怎会都变成劝起她来了。

    她的脸皱得像苦瓜一样,“颜没有资格呀。”

    “谁说的?你一直就是我的好妹妹。”月儿伸手动情的搂她的肩膀,怕碰到她的伤口,又不敢用力。

    “姐!”颜感动的眼泪从眼眶流下。

    “你哭什么?”月儿抬手将她滑落的眼泪拭去。“真是傻妹妹。”

    “快唤一声姐姐。”

    颜哽咽的久久说不成一句话,嘴唇蠕动了几次,最后唤了一声,“姐姐。”

    “我的好妹妹。”月儿微笑的睇着她,鼓励地说,“别忘了,还要唤一句娘亲哦。”

    颜闪着泪眼看向柳夫人。

    柳夫人对她鼓励的点头。

    颜轻声的对着柳夫人唤了声,“娘亲。”

    “嗳。”柳夫人也搂住了颜。

    从始之后,她们三人的命运将紧紧地捆绑了在一起。

    “好了,不哭了。”月儿松开手,将颜又新增的眼泪拭去。

    “娘亲,你陪陪颜我过去花公子那边看看需不需要帮忙。”月儿提前裙摆站起,拍掉衣裳上沾上的草屑,她身上的嫁衣可得好生护着,她还要靠它换成银子呢。

    柳夫人已经注意到女儿对花公子的称谓都变了,好现象,她满意的偷偷的笑了。

    颜从也是一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人,顺着柳夫人的视线瞟过去。

    姐还是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男子呆得那么近。

    “娘亲?”颜询问的目光看着柳夫人。

    柳夫人神秘的一笑,朝她点了一下头。

    连夫人都默许了,看来姐和夫人都这位救命恩人都有好感。

    姐与他,颜却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觉得姐屈就了。他看起来不过一介武夫,姐不但人长得美,心地还特别的善良。以前她就在想,什么样的人才配得了她家姐呢。

    她思索了许多,直到有一次见到了城北的张公子,大少爷的挚友,为人谦恭有礼,家世背景雄厚,长得一表人才,谈吐幽默风趣。

    那时候她就想,一定要找张公子这样的良人,才能配得起的姐。

    就他?论才情,论气度,两人犹如云泥之别。

    夫人的眼光怎么放低了那么多?

    不该如此啊,颜的心里自是有另一番的想法。

    她要好好和姐说说。

    其实她知道张公子一直对姐有意思,他经常藉着不同的名目去柳府找少爷,好几次都让少爷带着他来见姐。

    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对姐有意思,只是礼数不允许他做得太过于明显罢了。

    她要想办法让他们再牵上线,以后姐与张公子开花结果,她们就不必再担心有人欺负她们了。

    “要我帮忙吗?”柳月儿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一个人熟练的翻转着鱼身,五条比手掌还大鱼身已经开始变成金黄色了。

    “你拿着两条,注意不要再靠近火,怕烤焦。”花慕纶递给她两条鱼。

    “好,我试试。”她还是第一次烤鱼,有点紧张,紧紧的盯着。

    花慕纶看着她紧张的架势,有趣的笑道,“别太紧张。”

    “嗯。”月儿虽应着,还是看着死紧。

    “好了,可以了。”花慕纶也在一旁帮她看着。

    “好了吗?”月儿看着烤的金黄色,香味四溢,顿时觉得肚子都咕噜咕噜咕噜的响。

    “可以吃了。”

    花慕纶也将烤好的番薯挖出来。

    他们围在一起美美的用完早点。

    柳月儿征得娘亲和颜的同意,她们就一行四人跟着花慕纶下山了。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分身幻影之花影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分身幻影之花影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分身幻影之花影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