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游刃有余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小贼断案录正文 第16章 游刃有余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  花总管这个时候在客栈的账房里,客栈被洛阳府衙和冷清茗占用了,账房里堆的是彩云班众人的口供和从莲花坞找到的证据。

    刘捕头正在翻看口供,花总管坐在一旁手里握着茶杯,热水烫热了瓷杯再传到他手上,暖了手心却更冷了。

    他的目光落在从瓦缸里找到的布局图上,布局图上那个红点,正是富贵楼所在,这个湖上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岛,富贵楼藏的非常隐秘,知道确切所在的不超过四个人。

    在这个布局图上点下这个点的会是谁?

    布局图出现在彩云班住的莲花坞,赏芳园被封,上百人被困于此,这对这个内奸有什么好处?

    想到这里,花总管放下茶杯对刘捕头说:“赏芳园地方不算小,那六名舞姬可藏身的地方颇多,一时半会只怕也找不到,我去安排一下各位官爷的食宿。”

    “花总管你太客气了。”刘捕头忙满脸是笑的说:“我推测蝶无衣是冲着你们两天后的蟹宴来的,满园子找人只怕是白辛苦,不如我们在富贵楼布置人手,以逸待劳的等蝶无衣自投罗网。”

    “富贵楼那边我已经加派人手安排妥当,就不劳刘捕头费心了,如今看来蝶无衣就是杀害冷捕头的凶手,老朽一定会倾全园之力配合刘捕头,早日将这一群凶徒捉拿归案。”花总管笑着拱拱手出去了。

    刘捕头疑惑的看着他的背影:“富贵楼不就是个卖古玩的地方吗?干嘛藏得这么严实?”

    有着同样疑惑的还有冷清茗,她也正在问沈案:“不就是个卖古玩字画的地方吗?为什么富贵楼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神秘?”

    “也许是为了自抬身价,也许是因为这楼里除了画册上以外,还有别的见不得光的买卖……”沈案说到这里,突然想起本该在他手里却现世的踏春图和饮雪寒:“又或许,他们卖的东西的货源有问题。”

    他岔开了这个话题:“你有心思琢磨这富贵楼,还不如想想你爷爷的死,贾南斋从他身上找到一根带莲心白蕊香味的女人头发,彩云班的舞姬用的熏香也是莲心白蕊,而这个莲花坞又是给采制制香材料的丫鬟们住的,你不觉得这些事都太巧合了点吗?”

    “我查过帐,莲心白蕊是赏芳园卖得最好的一种熏香,用的人多的去了。”冷清茗觉得这个并不重要,她瞪了沈案一眼:“你可别给我耍心眼,抓不到杀我爷爷的真凶,你也得死。”

    “你一天提八百回你累不累啊?这事我记着呢,命是我的,我都不着急你急什么?舍不得我死啊?”沈案对冷清茗挤挤眼睛。

    “我懒得理你,我现在要去查花总管的去向。”冷清茗冷哼一声沿着湖滩往竹屋走,之前在这守着的护院被她指派去问那只猫的来历了,她自己上了船把沈案给留下了:“你在这儿守着,要是见到那只猫一定给抓起来。”

    “抓不到人就抓猫,你们这些捕快可真够出息的。”沈案说着往竹屋走:“你赶紧走,我一个人在这里挺清净的。”

    他走进厨房里找了一个盘子,从袖中摸出一个油纸包,里面是一包香甜的桂花糕,他单手托着盘子出了竹屋,沿着码头边的湖滩绕过山石,就看到了彩云班跳舞的舞台。

    舞台上绸缎扎成的荷花,随着水流缓缓转动,秋风徐徐景色宜人,可惜迎风而舞的佳人却不知所踪了。

    沈案施展轻功落到中间最大的舞台上,他蹲下敲了敲地板:“小蝴蝶,开开门,小哥哥请你吃桂花糕。”

    他话音刚落,围绕着大舞台的四个小舞台的地板突然裂开,四名身穿桃红色衣服舞姬从下面一跃而出,手中的披帛从四个方向打向中间舞台上的沈案。

    四条披帛从四个方向打过来,封住了沈案所有的退路,四条披帛配合紧密如层层波澜密不透风,而沈案一只手托着盘子,一只手拿着合起来的折扇,轻飘飘的在披帛毫厘间的间隙里躲的游刃有余。

    花总管出动了赏芳园中诸多好手,将赏芳园找了个底朝天,也没能将逃走的六名舞姬给找到,没想到她们就藏在天天跳舞的舞台下面。

    本来沈案也不太确定,没想到一试之下,这些舞姬还真玩了一把灯下黑。

    四名舞姬的招数绚丽妙曼如舞蹈,沈案颇有闲情的欣赏了一会:“没有丝竹光有舞,无趣啊无趣。”

    说话间他的折扇在披帛间一搅,整个人轻飘飘的飞起来,四名舞姬一用力,却发现沈案刚才那一下,竟然将四条披帛都系在了一起,她们用力一扯变成了互相角力,而沈案从半空中落下来,正好一脚踩在了四根披帛打成结的地方。

    “四位小姐姐舞跳的可真好。”沈案展开扇子挥着小凉风说着风凉话。

    他得意的笑还没来得及挂满一张脸,从绸缎扎成的假荷叶丛中打出十几点寒芒。

    沈案的扇子在手中一转,那些寒芒就消失在了他扇风中,随着寒芒从假荷叶中跃出的人影,手握一对峨眉刺已经上了舞台,招数凌厉的划向沈案。

    这人正是彩云班中带头逃跑的小葵。

    沈案在小葵一对峨眉刺中躲闪如一片风中的叶子,风再激烈,叶子也只是顺势而为,不为风伤分毫。

    小葵冷笑一声:“早听说摘星换月沈信陵除了轻功,别的武功都稀松的很,今天一试果然如此。”

    沈案笑了笑,身形如鬼魅般闪到小葵身后,一伸手点了小葵的穴,然后低声在小葵耳边,用很是暧昧的语气说:“我不止轻功功好,其他的更好,你要不要试试?”

    四个小莲台上的舞姬本想过来布阵围攻沈案,一看小葵被沈案给制住了,她们落在舞台外面竹篾为骨纱绢绷面的荷花花瓣上:“沈信陵,你想怎么样?”

    “我就想和小蝴蝶吃着点心谈谈心。”沈案说。

    “那就下来聊吧。”

    一个低哑带着奇异腔调的女声从舞台下传来。

    隋炀帝做的特别有名的一件事就是京杭大运河,大运河不是他挖的,是他把几段河段给挖通了,上到江苏下到江南,就当时的交通情况而言,相当于开通了一条贯通南北的水上高速,他自我感觉贼牛,于是大价钱修船开始巡视自己的疆土,他也是一个非常爱掐架的皇帝,打契丹,打琉求,打高句丽,高句丽就是现在的朝鲜半岛这个大家都知道,打高句丽打的比较惨,打了三次都没赢(啰嗦一句,如果觉得本文还可以看看打发打发时间的小伙伴请收藏一下,让我知道有人在看,谢谢)

    (本章完)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小贼断案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小贼断案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小贼断案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