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6.背锅(二)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凤逆山河正文 56.背锅(二)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将军方才说这热闹与本宫有关,如何有关?”楚幽问道。

    “不知殿下听说没有,近日里臣的伐蜀大计被传得满天飞,伐蜀乃我军机密,这样大肆传扬,若营中有敌军细作,岂不是将前方战士置于水深火热中!”

    “有这等事吗?”楚幽故作震惊,又说道,“如此说来,这是件大事。”

    “那是自然!”

    “哎呀!”楚幽叹息道,“那将军也太不小心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走露风声呢?这要是父王在的时候,将军恐怕依旧人头不保了。不过不要紧,哥哥仁慈不是父王,且幸好哥哥也还不知道。”楚幽又摇摇头,“千万不能让哥哥知道,也不能再让事情扩大,要尽快压住才行,不然且不说敌军如何,此事宣扬出去,士兵们必定会质疑将军的能力,于将军大为不利啊!”

    “殿下,恐怕依旧晚了。”季常说道,“都这么久了,营中上下早就传的沸沸扬扬了。”

    “那就硬压,硬压也要压住!季常,传我命令下去,谁敢再议论将军的不是,就割了他舌头!”楚幽又说道,“季还有,尤其是你,不许将此事告诉哥哥。”

    季常愣了一下说道:“公主,这不妥吧?”

    “没有不妥,你要知道,韩将军是我们唯一可以仰仗的力量,乃是国之重臣,若他因此饱受非议,哥哥也会为难的!”

    韩俊掐着鼻梁半晌叹道:“公主何必在这里演戏呢?”

    “将军何出此言?幽儿听不懂。”楚幽眨眨眼,一脸天真烂漫。

    “今日的事,不正是你们故意让人泄露出去的吗?”韩俊指着帐下跪着的丁铆说道,“这个人,难道不正是公主殿下您派来的吗?”

    楚幽这才歪着头打量了丁铆一会儿,惊叹一声:“丁铆!你怎么在这?”

    丁铆这才磕个头说道:“回殿下,小的是让许大人押来的。”

    “这是为何?”

    韩俊冷笑:“公主既然认识他,却不知是为何吗?”

    楚幽转转眼珠,面露难色:“本宫不知。”

    “怎么,公主这下不再分辩了吗?”韩俊负手踱至楚幽面前,“方才公主可是舌灿莲花呀。”

    楚幽低着头,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专注地搓着自己的袖口。

    “公主,韩俊想问问公主,您堂堂的公主和这个叫丁铆的三等士兵能有什么秘密,有什么话还非得要偷偷说不可?”

    “原来你们是在瞧这个热闹。”楚幽瞬间拉长了脸,起身便要走。

    “公主留步!”韩俊拦在楚幽面前。

    “你敢阻拦本宫?”

    “公主,来都来了,何不把话说清楚再走?”

    “这是本宫的私事。”楚幽扭过头去说道。

    “私事?”韩俊冷笑,“是私事还是公事,还是要说出来才好判断。”

    “韩俊,你未免太过大胆!”季常厉声道,“你随兵多将广,但公主乃王室血脉,你这样跟公主说话,这是造反!”

    “季大人,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我韩俊敢作敢当,季大人和公主殿下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南楚早就没了,何来造反之说?说到底,咱们之间算不得君臣,即便将来算得,谁是君,谁是臣还不一定呢!”说着韩俊一声令下,“来人!”

    转眼间二三十个士兵佩刀执剪冲进来把楚幽他们团团围住。

    楚幽大怒道:“韩俊,你敢杀我,是不想要这南楚王旗了吗?”

    “公主莫怕。”韩俊说道,“韩某也不愿意撕破脸,只是想求一个真相。”他负手站在楚幽面前,嘴上说着“求一个真相”却分明就是胁迫。

    楚幽紧紧抿着嘴,昂着头,气不打一处来,却无力反抗,不觉间竟红的眼眶,说道:“本宫还从未受过这样的羞辱。”

    韩俊叹口气道:“韩某早就想奉劝公主,既然已经从宫里出来了,也不要总是把‘本宫’二字挂在嘴边,徒惹笑话。”

    “好。”楚幽昂着头不屈地说道,“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就是。”

    “公主到底和他,”韩俊指着跪在一旁的丁铆,“说了什么?”

    楚幽深吸一口气,似乎百般不愿,紧紧皱皱眉头说道:“我说了,你肯放了我们吗?”

    “当然。”

    “不只是我,也放了他。”楚幽指着丁铆说道。

    “公主快说吧。”韩俊眼里含笑。

    “说就说,也没什么了不起。”楚幽赌气道,“本宫听闻他祖上擅长制弓,故让他给做把弓。”

    “做弓?”韩俊笑道,“公主这谎话说的也太不能服众了。”

    “随你信不信,反正是真的。”楚幽说道。

    “既如此,为何要赠他以玉镯呢?”韩俊把镯子放在楚幽面前,“这玉镯晶莹剔透,可是无价之宝。”

    “本宫要他做两把宝弓,自然是要花钱的,赠他一只玉镯有何不可?”

    “既如此,又为何要偷偷地说呢?”

    楚幽抿抿嘴。

    “怎么,说不出话了?”

    楚幽抿抿嘴,昂头说道:“本宫要他做一对,一把自己用,一把送给封白羽,这是本宫为他准备的生日礼物,不行吗!”

    此言一出,四周的士兵纷纷议论起来,韩俊亦是一愣,不得不说,这是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再看楚幽那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亦不像是作假。

    “你满意了吗?可以把镯子还给本宫了吗!”说着从韩俊手里抢过玉镯依旧塞给丁铆,又气急败坏地说道,“滚!让你保密,这点事都做不好,滚!”

    丁铆见韩俊仿佛没有阻拦的意思,磕个头赶紧逃走了。

    楚幽又转过头,红着眼睛冷着脸对韩俊说道:“韩将军,本宫不希望这件事传出帅帐,可以吗?”

    “可以。”韩俊说道。

    楚幽又冷哼一声:“但愿可以吧,毕竟,将军是个连军机都守不住的将军。”说罢,冷着脸,拂袖而去。

    季常也要走,却听身后韩俊说道:“季大人留步。”

    季常停住脚转身看着韩俊:“将军有何指教?”

    韩俊命众人退下,营帐中只剩下他与季常两个人,自己回到帅案前坐下,又向季常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季大人请坐。”

    季常刚落座,韩俊便取了案上的酒樽,亲手端着酒壶走到季常面前,季常慌忙挡住酒樽道:“微臣不敢。”

    “季大人不要客气。”

    “将军,季常不胜酒力。”

    韩俊见他执意如此,便不再强求,回到帅案前坐好说道:“也罢,目下只有你我,一切悉听尊便。”

    (本章完)3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凤逆山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凤逆山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凤逆山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