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3、大央王朝(66)这个女人太不要脸了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快穿新略:娘娘请上座正文 73、大央王朝(66)这个女人太不要脸了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一会儿后,如屈在马车外说长夫人,是李安怡李小姐。

    李安怡现在已经不是后妃了,恢复了自由之身,也住在宫外了,因而称呼其为李小姐。

    “李安怡?”

    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小元拉开侧帘:“她有要事吗?”

    对于任何可能打扰长思央的人,小元都不太欢迎。

    “长夫人,她要跟你回宫。”

    如屈解释道,他刚才和李安怡交流了下。

    “回宫?”

    小元脸色一沉,“不行!”

    凭什么小姐当夫人了她就要跟着回宫,是不是因为知道小姐怀孕了,不能侍寝了,所以她要来分一杯羹。

    靠近小姐,她真是居心叵测。

    “如屈将军,你告诉她,既然是自由之身了就别回宫里来,后宫可不是收容的地方。”

    小元替长思央做着决定。

    如屈咳了声,“小元,你误会了,李安怡想以奴婢的身份入宫,她想要陪伴长夫人。”

    以奴婢的身份入宫陪伴长夫人?不计任何报酬?有这样好的事情?

    “小元,我下去看看吧。”

    “夫人!”

    小元不想让她下去,这小姐刚刚有孕会过来了,这安的是什么心呢。

    “你在,如屈也在,李安怡一个弱女子还能奈我何。”

    听到长思央这样说,小元才好作罢,让长思央下车去,她跟随在一旁。

    “思央!”

    一见长思央下来,李安怡就很激动的喊出声了,还招唤着小手,惹得小元是一通白眼。

    “思央!”

    刚要近来时,小元挡在长思央面前,道长夫人有孕在身,李小姐还是别急匆匆的为好,免得冲撞了夫人。

    李安怡脸色囧了一下,有些尴尬之色,退后一步,行了个礼奴婢李安怡见过长夫人。

    “小元,你退下吧,我跟李安怡单独说几句话。”

    “小姐!”

    “如屈将军在这里呢。”

    长思央提醒道。

    如屈也马上应声臣会护夫人周全的。

    小元哼了一声很不满意的瞪了李安怡一眼,小声的嘀咕了句人面兽心便走开了。

    “李安怡,你别和小元一般计较,她都是因为关心我。”

    “我知道,思央,你的奴婢虽然小,但个个都是忠心耿耿的人。明月如此,小元如此,老嬷嬷和小梅子也是如此的。”

    “李安怡,说吧你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长思央不记得和李安怡的过往,只是把李安怡当成一个很普通的朋友,同为后妃,仅此而已。

    上次在李安怡离宫的时候曾和她有过一些交谈,却并未深入,因而这感情也没什么增加的。

    李安怡有些难受,她最信任的人,在宫中最好的姐妹,现在形同陌路了。

    到底是自己变了还是她变了?

    是王宫改变了自己,还是改变了她,怎么两个人不如之前那样开心了。

    “思央!”

    “思央!”

    李安怡做了一个手势,长思央看的一脸茫然,转头看向如屈,眼神示意这是几个意思。

    这个手势,自己真的不懂真的不懂。

    李安怡见长思央这样子,心里,心里不再有那么多的怨气了,反而心疼她。

    长思央刚才的表现再明确不过了,她不知道那个手势的意思,这……这怎么可能了。

    那个手势,两个人都很熟悉了,正常情况下,她不可能不知道。

    而她表现出来的不知道的样子,是真的不知道,不是装的,那样真诚是不可能装的。

    之前在元明宫的日子真的是太痛苦了,太折磨她了,那段日子,让她忘记了很多事情,听说她病了好几次,想来是在那几次的病重的时候,她忘记了很多的事情,连带着自己也忘记了。

    她真的是受苦了。

    “李安怡,你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了,这是史无前例的的,在宫外就好好过日子。找个喜欢的人嫁了,甜甜美美的活一辈子。”

    “思央,我要进宫,思央,让我进宫照顾你。”

    李安怡非常诚恳的说道。

    长思央哑然,“为什么?”

    之前,她待在冷宫里,自己帮她出宫,她心生感激,现在却要进宫里来照顾自己,宁愿当个丫鬟。

    这宫外的日子,是有什么困难吗?

    “思央,以前在宫里,其他人都不跟我亲近,在大家都欺负我的事情,只有你照顾我,你那个时候,是王上最宠爱的人,完全没必要把我放在眼里的,可你帮我解围,不止一次,而且,从没要求回报。”

    有这事情?

    长思央还做了这个功德无量的事情?

    捏了捏腰间的月牙玉——李安怡说的是真的吗?明月和小元说我和李安怡关系很一般的。

    月牙玉——主人,这要看你是愿意相信谁了。

    长思央:“……”

    死月牙,还是要毛燥的性子,关键的时候掉链子。

    “李安怡,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不必因为感激而入宫的,人人都向往自由,宫里,你便不必再来了。珍惜在宫外的日子!”

    “思央!”

    “思央是不是嫌弃我了?”

    “你说什么话呢,我怎么会嫌弃你,李安怡,我原本就有小元和明月的,现在老嬷嬷和小梅子又在我宫里,照顾人已经足够了。”

    “思央,你怀孕了,江家人和其他后妃必然虎视眈眈,多一个人照顾你总是好的,思央,你忘了,我父亲是原来太医院的人,多少的我学到一些点,你的饮食,我可以保证的。”

    长思央:“……”

    不是吧,又来一个懂药材的!

    长忆便是懂药材的,一根草她能说出好多的东西来呢,让人目瞪口呆、叹为观止,现在,又来一个。

    不过,长忆现在和柳兄成亲了,自己都怀孕四个月了,她,应该差不多也要怀孕了,怀孕了,再约她常来宫里就不好了,这个李安怡,留下来也是行的。

    她几次三番来找自己,若是想利用自己也忒有耐心了,先把她留下来吧。

    “安怡,那留下来吧。”

    “谢谢长夫人!”

    “长夫人,该启程了。”

    如屈一旁提醒着。

    “好。”

    见要走了,小元立马的跑了过来,揽着长思央走路,这硬是把伸手过来的李安怡给挤到一旁去了。

    李安怡收回手,淡淡笑笑,并不把这事情放在心上。

    回到宫里时,秦正泽已经在宫门口等了,可不是他一个人在宫门口等,是秦正泽、北王太后、王后领着众妃、众大臣一起在等。

    长思央怀孕了,这是秦正泽第一个孩子,如今,秦正泽已经快二十六岁了,这第一个孩子,全朝野上下都很重视。

    太后知道这个消息,是气得想杀人了,这第一个孩子竟然是长思央的,这多气人,多气人,但这是王上现在唯一的血脉,明面上的,她也要做出非常珍视的模样出来。

    小元扶着长思央出轿子,秦正泽立马迎了上去,“央儿!”

    “王上!”

    长思央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站在这里,而且都是衣着非常正经的,都是正装站在这里的,后妃,朝臣。

    怎么这样隆重!

    太后迎了上来,“有孩子了,回宫了,要和宫里的姐妹们相互帮助,有好相处。”

    长思央:“……”

    这笑里藏刀太可怕了,原本以为她会气冲冲你向着自己的,没想到是这样的局面。

    “夫人!”

    小元轻轻的扯了下长思央,“太后等你回话呢。”

    哦!

    长思央刚要学他们的样子作揖回礼时,秦正泽拉住了她:“你怀孕了,这么虚礼就付用了,母后不会怪你的。”

    北王太后:“……”

    王儿本来就宠着长思央,现在更是如此了。

    这非要把长思央宠上天了。

    “王上!”

    丞相江国英行了个礼,上前一步:“王上,龙子是国家大事,为保证王室血脉的正统,王上是否允许太医现在为长夫人把脉?”江丞相一出口,立马有臣子附议。

    如屈扫视了一下附议的臣子,这些人都是被江丞相的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这个时候提这样的事情,不会扫王上的兴致吗?

    太不把王上放在眼里了。

    太后轻笑一声,“哀家觉得丞相的提议很好!王上有了第一孩子是件好事情,天大的喜事,普天同庆,但倘若有什么误差,那是会给王室蒙羞的。王上,哀家也觉得应该让太医看一下,当着大家的面,这样也可免去一些猜测,让那些不利于长夫人的流言蜚语早点消失。”

    谁都知道,长思央是一年前被废了待在元明宫,是今年南王太后离世,长思央才回来宫里的,待在宫里的时间不长,之后又去皇陵了,和王上相处的时间不长,短短时间能怀孕,大家免不了猜测的。

    “够了!在皇陵时,孤王已经让太医给长夫人把脉过了,一切正常。”

    “王上,王上对长夫人情深义重,臣都知道,可这血脉的事情,不容许有任何误差,王上。”

    江丞相江国英一脸真诚的样子。

    “王上,让太医查吧。”

    就不信了,他们有这个本领可以把什么帽子莫名的扣在自己头上。

    “央儿!”

    “王上,没事的。”

    “太医!”

    听到传唤,早在一旁候着的太医急急的过来,跪下行礼微臣见过王上,见过长夫人。

    “太医啊,你给长夫人把把脉,看长夫人身体如何了,这龙子,又是几个月份了。”

    太后语气平和的说道。

    “是,太后。”

    太医行了个礼,拿出娟丝,铺在长思央手腕上,便开始把脉了。

    众人都以为长思央怀孕是在南王太后离世的那段时间,那孩子,应该也就一两个月左右,而现在,太医把脉出来的结果确实四月有余。

    都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太医这处了。

    重新把脉了一次,得确四月有余了。

    太医吓得直哆嗦,这可,这可如何是好?

    按道理,长的夫人的身孕应该在一个月至两个月的,现在四个月有余,那往前推,便是长思央在宫外的日子,在宫外怀孕了,这……这自己不敢说啊。

    当着王上的面说长夫人的身孕已经有四个月了,这等同于告诉王上这不是他的孩子吗?告诉他被戴绿帽子了吗?这样自己会死的,那么直接。

    所以,到底该如何了!

    太医已经是抖索的出了一身冷汗,看着太后,又看向长思央,还偷瞄了眼秦正泽,这……这……这到底要不是说实话,这该怎么办?

    太后和江丞相让自己把脉就是想让自己害长思央的,让自己做一些提前预知,可现在这个,也太夸张吧?

    当着朝臣的面说王上被戴了绿帽子,这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会死的,一家大子人都怕没有办法幸免,这真是太可怕了。

    这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是没有办法预料的。

    “太医,这到底是如何情况?”

    江丞相假装很关心的问道。

    “太医,莫非是月份对不上?”

    北王太后紧跟其后,说些让人遐想的话。

    “太后,王上,这……”

    “太医,是说什么就说什么!”

    长思央受不了众人向自己投来异样的眼光,直接的催促他。

    长思央都这样说了,太医也就斗敢回了,道:“长夫人已经怀孕四个月有余了。”

    此话一出,有些喧闹的人群立马安静了。

    因为谁都知道,四个月前长思央还被留在元明宫,根本没机会见王上。

    这人群里安静了不到半刻,立马就砸开锅了。

    这……这长思央到底是怀的谁的种呢?

    江丞相咳了一声,“太医,你可敢确定?”

    一幅要为长思央挽回名誉的样子。

    “王上,太后在此,臣不敢胡说!”

    “长思央!”

    北王太后一改一脸的慈爱,变得严肃威严,道:“你做何解释!”

    这大伙的都炸开了锅,纷纷的窃窃私语。

    “这长思央也太胆了吧?这不是王上的种她也敢大摇大摆的进宫里来。”

    “这长思央太过份了,王上这么宠爱她,多次为他破例,她竟然还不知道好歹,为王上带绿帽子。”

    “这个女人真是疯了,想得宠想疯了了吧,这么大的月份,明显就不是王上的孩子还敢凭借这个为理由进宫来。”

    “就是,简直是太不要脸了,竟然想凭借一个野孩子也重新获得圣上的宠爱,真是不知道羞耻,她太不要脸了,这简直是丢尽了长家的脸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本章完)3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新略:娘娘请上座》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新略:娘娘请上座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新略:娘娘请上座》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