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铁巨人

搜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德高望重的我谁也打不过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黑铁巨人
(搜文学http://www.swenxue.com)    *  龙牧上台,原本摩拳擦掌的各家外援,居然齐齐沉默了。

    显然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体力的梅铭浩,和前一轮比赛的第二龙牧,绝非同一程度的对手。

    前一次的比赛,龙牧最后败在沐晴手里,而沐晴现在被梅铭浩打倒还在恢复体力,该由谁来做他的对手?

    “嗛。”站在擂台上的龙牧发出这般声音,极尽蔑视之意。

    这一招的的嘲讽效果倒是拔群,跳上来一个灰衣的年轻男子,单手对着龙牧招了招:“夜絜门弟子,吕政,请赐教。”

    龙牧只是点点头,连一个战斗的姿态都没有做:“你我身份有别,让你三招。”

    夜絜门的吕政并没有意外,明显早就知道了龙牧会这么说,只是起身飞跃了过去。

    龙牧未做防御姿态,吕政也堂堂正正一拳打在龙牧的胸膛上,碰撞时仿佛洪钟大吕之巨响,但龙牧半步未退,甚至分毫未动。

    “好结实。”吕政跳起身来,转身旋踢,一脚踢向龙牧的颈侧,龙牧依然未动,吕政右脚踢在了龙牧的兜帽上,又是一声巨响,但是未动龙牧分毫。

    宇程墨转过头看向钟飞。

    钟飞立刻会意,俯身低语道:“龙牧他自称御龙家家主,与这些弟子相斗以大欺小,所以前几日的每场战斗,都让了对手三招,包括沐晴。

    “你觉得如果他不让沐晴那三招,能赢吗?”宇程墨问道。

    钟飞若有所思的说道:“龙牧他根本没用真正的力量,如果他肯为了帮我拿出真正的力量……不、哪怕只是把武器掏出来,再让五十招那沐晴也奈何不了他。”

    “武器?是那两个箱子吗?”宇程墨想起第一次见到龙牧的时候,背后背着两个巨大的箱子,和他的身上的衣服一样,整体是黑色的,而边角处带着金色的花纹。

    “是的。”

    宇程墨点点头,不再询问,至于钟飞说的真正的力量,应该是巨兽真人说过的,御龙家龙墓的龙之力。

    擂台上吕政的第三招,一拳打向了龙墓的面门,龙墓突然抬起手臂抵挡,又是一次巨响。

    “看来是靠着衣服的古怪。”吕政笑道:“三招已过,出手吧。”

    龙牧回敬了普普通通的一个直拳,和吕政的第一招一模一样。

    吕政化成了一道灰雾,没有被打中,然后半空现身。

    龙牧一脚踢了过去,以吕政的第二招回敬。

    吕政灵活的躲了过去,又是一脚直踢龙牧的面门。

    龙牧转身以背部来挡。

    吕政接着发作用力跳回去,又退了几步。

    “你不是体修,不用法术很吃亏的。”龙牧提醒道。

    “不劳你挂心。”吕政摆摆手,从怀里取出两把小刀:“小心了。”

    龙牧只是伸手在兜帽上轻轻往下拉了一下。

    只是一瞬间,一片灰雾出现在龙牧面前,吕政从灰雾里面出现,双手的小刀直取龙牧的脖子。

    “好快啊。”颛芊芊惊呼,吕政一瞬间就跨越了半个擂台。

    宇程墨摇摇头:“是障目法术,站在远处掏出武器的那个吕政是用法术伪造的,真的吕政就在他出现的那个位置。吕政是想要利用龙牧修为低于他的劣势。”

    龙牧的修为只有筑基中期,而吕政是金丹后期,使用障目法术以龙牧的神识无法察觉。

    龙牧应该是被惊到了的,但是并没有措手不及,挥起大手想要把吕政拍开。

    吕政不算矮,但偏瘦小,而龙牧不知是不是龙之力的影响,身高两米五多些,一身厚重的黑衣和斗篷让身形极为魁梧。

    这也是吕政想要试一下挑战龙牧的原因,龙牧无论是外观和战斗方式看起来都是缓慢而沉重的,而夜絜门的功法是敏攻战斗流派,从常理上讲比较克制龙牧这种类型。

    灵活的躲开龙牧拍向他的巴掌,吕政欺近了龙牧身前,双刀连闪,伴随着一声声巨响,在龙牧的身上绽放一串火星。

    龙牧双臂护住面部,待吕政攻势一缓立刻挣开,吕政又化成灰雾不见了。

    “太硬了吧。”不远处出现一个吕政抱怨道,不过龙牧判断不出来是不是障眼法,而吕政抱怨的原因就是龙牧的一身黑衣在一连串的斩击下别说划破,连一点斩击都没有。

    “那个御龙家的大哥哥的衣服是一件很高档的法器吗?”颛芊芊向宇程墨问道。

    宇程墨摇摇头:“恰恰相反,那件铁衣不是灵器更不是法器,而是一件凡物。”

    “普通的衣服?!”颛芊芊瞪大了眼睛:“普通的衣服怎么能防御那个小瘦子哥哥的斩击?那么大的声音说明碰撞很激烈啊!”

    “我也没说是普通的衣服啊。”宇程墨也觉得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那件衣服看起来柔软,实际上是和千钟钢很接近的一种金属制作的。”

    “并不是编织,而是更加令人惊讶的方式。如果能把神识提升到入微的程度,你就会发现,那件衣服里面全是轻巧的机关。”

    “精巧的机关?”颛芊芊并不明白那是什么。

    “齿轮、发条、机括……还有我不认识用途的东西,全都小道不可思议,如果单独拿出来的话,在肉眼和普通的神识下观察,别说看清,大部分零件甚至小到看不见。”宇程墨解说道:“构成的材料很像千钟钢,配合双臂和躯干的衣服里面的机关,受到攻击时一部分力量被转换成响声的能量,而另一部分经过引导,居然能直接传到脚下。所以龙牧接下了吕政的攻击而丝毫不动。”

    “手肘和膝盖等关节处有大量处于蓄力状态下的发条,帮助龙牧驱动起这件可能有上千斤的铁衣打出重拳。吕政一直避免受到攻击的选择是对的,一旦真的被打中一次,他恐怕就站不起来了。”

    宇程墨突然笑了,摸了摸颛芊芊的头:“芊芊,来白河州的时候,你讲过的那个龙与钢铁巨人的故事,很有可能是真的。”

    颛芊芊眨巴眨巴眼睛。

    “你看。”宇程墨指了指龙牧脚下,铁铸的擂台在龙牧脚下的位置微微下陷:“铁衣机关把力量一直从脚底传到地面,相当于吕政一直在攻击那一块的地面。如果不是钟家的擂台够结实的话,现在已经破碎了。”

    “不对!”宇程墨又自己纠正道:“卸力的机关在设计的时候就为了避免龙牧掉进坑里,会把力量均匀而定向的施加给地面上很大范围的表面……所以传说里面才造成了遍布整个白河州的大范围裂缝。”

    一周之前颛芊芊讲的传说尤言在耳。

    “那传说里的钢铁巨人?”颛芊芊问道。

    “御龙家的先祖。”宇程墨说道:“和一套比这件铁衣大的多的装备吧。”

    “也有可能……就是这一套吧。”看到擂台上面的景象,宇程墨又失神说道。

    擂台上,在宇程墨给颛芊芊讲解那件铁衣的时间里,龙牧和吕政进行了几次拳脚往来,一直是龙牧占下风,虽然没有受到实质性攻击,吕政对于他来说就好像沾满油的老鼠对于凡人一样,根本抓不住。

    龙牧的力量来自于御龙袍内发条的蓄力,而且因为只是凡物,没法像千鸣墨剑一样将对撞的力量化为己用。如果战斗时间拖得太久,御龙袍就会从保护他的铠甲化为足足三千斤的铁棺材,就连转化攻击的功能也不能很好的使用。

    龙牧站在原地不动了。

    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和人体关节摩擦的咔嚓声音一起从御龙袍下响起,在吕政惊讶的目光下,龙牧原本就非常高大的身形更加膨胀了起来。

    最后一个四米高的黑色身影,一个小巨人站在那里。

    身上的御龙袍也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大,但是并没有龙牧那么夸张,原本的长袍现在成了一件束身武服,斗篷没有跟着变大结果像一件略长的披肩。

    “变得更大了?岂不是更容易了。”吕政有些不屑。

    很多体修流派都有永久或者暂时大幅度改变体型的术法,所以龙牧的变化虽然惊人但并不奇怪。只是一般这样的术法很少在筑基期的时候出现。

    然后他最后看到的景象就是不断放大的拳头,最后和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

    在飞出擂台范围之前,吕政及时化成一团灰雾又飞了回来,惊慌的看着龙牧。

    “很令人吃惊吧。”变大的龙牧好像话也多了一点:“我现在并非是变大了,而是变了回来,虽然我知道很难以置信,但这才是我原本的体型。”

    “巨灵之体……这可不是御龙家的传承。”巨兽真人叫出了龙牧巨大身躯的名号。

    “难怪御龙家都已经无人了,还不急着娶几个妻子生孩子,确实不好找。”巨兽真人又猥琐的说道。宇程墨翻了个白眼捂住了颛芊芊的耳朵。

    “用这么大身体在哪里都挺不方便的。所以我从练气时就开始钻研塌索缩骨之法,那样的身体虽然更接近正常人一些,但是力量只能发挥不足三成啊……因为挤压了肺就连说话都很费力。”变大的龙牧确实变得话多了起来,像是刚睡醒一样活动着关节,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

    “连沐晴都没逼你用出这个,我的还真是荣幸啊。”吕政倒是颇为高兴,前一次的淘汰赛,他第一轮就输在了沐晴的手里,虽然和他自己放水有关,但现在能似乎证明他比沐晴强些,吕政挺高兴的。

    “毕竟是擂台上,第一轮就败下阵来未免太丢人了。”龙牧的意思是之前的淘汰赛就算输给沐晴也是第二的成绩,可以接受。但是在吕政听来,‘第一轮就败下阵来’非常的刺耳。

    “哼,就算变大了一圈,你也依然会在这里一轮游的。”吕政回敬道,同时掐诀:“夜迷雾,絜风令。”

    突生黑雾笼罩了整座擂台,又伴有阵阵阴风。对于可以使用神识来观察擂台的高级修士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对于低级修士来说就要骂人了。

    “黑夜笼罩,隐我身形,絜风声声,蔽汝音听!”迷雾中传来吕政的缥缈不定的声音。

    “砰!”一声巨响,一个身影冲破黑雾飞上了天空,正是龙牧。

    上飞十米左右龙牧停下,漂浮在空中看着脚下的黑雾。

    “发……宇哥哥。”颛芊芊又问道:“那个御龙家的大块头为什么可以飞啊,筑基期不是只能御剑飞行吗?”

    一般筑基期和金丹期只能通过御剑飞行,如果没有特殊的法术的话,元婴修士可以用灵气包裹自己浮空和化光飞行,虽然听说有一些特殊的法术类似甄风柳的风法可以让金丹期修士不依靠法器来飞行,但龙牧一来只有筑基期,二来有一身逾千斤的铁衣,用蛮力跳起十米还不奇怪,但是浮空而立就古怪了。

    “答案还是在他的铁衣上。”宇程墨为颛芊芊解释道:“那件铁衣在下摆那一部分,有很多像是风箱一样的结构。风箱你见过吗?凡人在炼铁之类的时候用的工具,可以吹风,一开始我也没认出来。用发条里面储蓄的能量驱动风箱,向下吹出的风托着龙牧沉重的身躯浮在空中……真厉害啊,难怪是御龙家家主的传承物。”

    宇程墨的目光闪烁不定,他知道自己生了贪欲,就连看到千鸣墨剑也没有产生过的强烈贪欲。

    宇程墨的诛邪决,虽然对付魔修无往不利,但遇到正道修士却无比头疼。

    而抹平他和正道修士的属性差异的方法,他最容易想到的就是假借外物。

    但是超脱了凡人限制的修士,可以产生影响的外物很少,即使宇程墨用灵气卷起一座大山砸去,只需要一把灌注了灵气的利刃就可以从山中掏一个洞来逃之夭夭,修士之间斗法所使用手段,则是祭炼过得灵器、法器灌注灵气来使用,而一切灌注了诛邪灵气的手段,对于正道修士来说都不具有意义。

    南元山一战差点被魔修用傀儡杀死之后,宇程墨把主意打在了傀儡上,灌注自己的灵气作为力量,以傀儡的材质进行攻防。

    但是神秘的紫色傀儡出现故障无法驱动,又被直接熔炼入诛邪剑中,在那之后宇程墨虽然也时候找一些傀儡,但寻常傀儡因为材质脆弱,用来战斗的时候依然需要使用灵气来构成防御。

    所以‘不需要灵气的支撑就能凭借本身的强度抵挡法术’的物质,宇程墨一直在留心寻找,却从未见到。

    直到御龙袍出现在他眼前,给他打开一个从未考虑过的新思路。搜文学 http://www.s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德高望重的我谁也打不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德高望重的我谁也打不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德高望重的我谁也打不过》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